你所害怕的不会发生——强迫症的解析

施宇心理2018-04-15 13:52:40

对正常人的研究表明,每个人在某个时刻都会经历一些困扰,产生可怕的或者危害他人的想法(Rachman,de Silva,1978)。不同在于,正常人群能够意识到这些想法并不是真的,可以驱散念头,不会长时间受到这些奇怪想法的影响造成无法正常生活。

1

对于一部分的强迫症患者而言,这些可怕的想法却挥之不去,长期反复的上演。以目前的研究水平,这种无法将过度的没有必要的可怕念头从大脑中驱散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并不清楚,似乎与大脑回路过热和神经化学异常有关。



2

华,今年45岁,在30多岁时起就出现可怕的念头,且10多年来重复出现的恐惧念想让他经常深陷沮丧和罪恶。他说,「当我的前方出现走路的人时,我就会幻想自己拿刀捅他。接着我就问自己我是一个如此暴力的人吗?我是不是随时会杀人、入狱?我经常看着家人感到无比的悲痛,认为自己随时会让他们无所依靠。」


小月今年21岁,还在念大学。「我的情况很糟糕,有时又很正常,当它们出现的时候,我就充满羞耻感,被老师强奸的念头会突然在上课的时候出现,有时甚至在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我没有办法控制它们出现的时间和场合,它们从来不打招呼说来就来,我感到羞耻极了,我认为所有的同学都看到我脸红了,上课的时候我尽可能一个人坐,不和同学走的太近,这让我在同学眼里更奇怪了。」


老陈不敢看任何新闻,只要看到新闻里有谋杀,车祸,都会把这些事往自己家里联想一遍,场面生动逼真极了。「我感到真实的害怕,没有办法和任何人说,我总要在心里默念家人平安,才能让自己安心些,但不知道什么情况下又会发生。原先还是在听到或者看到具体的可怕事件时会发生联想,这几年出现的场合无法预测,有时候好好吃着饭都会担心家人是不是会吃到鱼骨头,肉骨头卡住,要送到医院去取出来。我总担心那些最可怕的结果会发生在我家人身,这个世界充满恐怖,从食品到出行都没法让我真正的心安。」

3

突然间闯入头脑的想法,让这些案例里的主人公生活出现不适,而这些与我们常见的强迫症不同,这种强迫症主要与想象自己会带给别人危险和伤害的可怕想法有关。

这种类型的强迫症除强迫症的基础机制外还具有两个明显特征:


1.本人无法将出现在脑海中的可怕念头像正常人一样驱散并且正常生活;

2.不可能将出现在他们脑海中的可怕想法付诸实践。


这类强迫症称为“纯粹强迫思想”,早期研究认为纯粹强迫思想的人不会有强迫行为或者仪式行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许多人会有轻度的心理仪式行为来中和这些可怕的强迫思想引起的焦虑或者痛苦。(Steketee,1993;Freeston和Ladouceur,1997)

4

尽管这些强迫思想非常真实,以至于许多人需要用隐藏的仪式行为,例如:默默数数(将数字按照特定的安全的顺序数完)、喉结祷告(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实际发生着祷告的行为,类似于默读)、几个微小的可以不被发现的仪式动作,例如(反复摩擦下自己的手,或者来回摸下耳朵)。他们使用这些隐藏的不会别人发现的小方法来抵抗焦虑,抵抗可怕的念头变成真的。



然而海曼博士长达15年的研究却发现不同个体身上出现的惊人一致。无论这些脑海中的想法多么的真实,暴力,性变态,或者伤害行为,出现这些可怕念头的人根本不会面临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践的危险,或者他们自己所担心的“突然发作”、“无法控制”的情况。事实上,这和反社会人格和真正的暴力及性伤害不同,强迫思想患者通常更有责任感,更在意他们感受,希望一切更顺利。与他们对自己的责备,例如「变态」、「羞耻」截然相反的是,他们是充满良知的。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这样一个问题,「那些可怕的事情到底会不会真的发生」

5

强迫症是一种怀疑性疾病,为人所最熟知的「疑病症」就是最典型的「怀疑自己某处换了某种疾病」的强迫症。


在日常生活工作中也不乏类似的怀疑,以至于影响工作和生活,例如:担心每一封发出去的邮件会发错对象,写错字。担心每一次家人出门都会遇到危险,以至于有些严重到需要靠强迫行为去打断这些恐惧。人们忍受折磨,尴尬和沮丧。


如何在大脑各处不定时发出的恐惧噪音下解脱出来,是否能完全解脱出来,我不敢说,这意味着,当有人问起,「我是不是永远会这样,是不是没有办法让这些东西消失?」时,我只能是告诉对方,我们要做好一辈子无法摆脱的准备。

6

这些看上去认真负责的回答,让得出这些结果的研究者始终无法摆脱不安,也正因为这种不安督促人类不断学习、更新科学研究方法以获取更多有益的手段。有时,我甚至无法接受这些精神困扰带给人的折磨,尤其当我知道,那些不会发生的事,是如此清晰的折磨着很多人,并且,这直接伤害着人从事学习最重要的能力——专注和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