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黄土

一千零二夜2018-04-15 14:54:38


第58个故事 
从前到了冬天,小户人家都要自己抟煤球。煤末子里掺上黄土,使力气摇匀,一个冬天全指望这点温暖扛过去。

北京城有一条小胡同,叫弓弦胡同。胡同里住着一对滑头的夫妻,买来了煤和黄土,可是谁都不想干活儿;这个说我昨儿刚打了一宿牌,那个说我才养的新指甲。煤球怎么办呢?媳妇儿眼睛一转,有了主意。

“你啊,拿一毛钱,上旁边茶铺坐着去。可拿耳朵听着点家里的动静:只要听我一打喷嚏,赶紧回来砸门。”男的真听话,依计去了。

媳妇自己穿得漂漂亮亮,开了街门,跐着门槛,倚着门框一站。正好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打这儿路过;弓弦胡同么,近便,没个走弓背胡同的道理,来回过路的人本来也多。

媳妇拿眼睛打量了两遍,小伙子宽肩乍背,看着有把子力气,眉眼里就笑起来:“哎!哎!”

小伙子抬头看是一漂亮小媳妇,不知怎么回事:“啊?”

媳妇笑眯眯的:“进来啊,进来。”

小伙子迷迷瞪瞪地就跟着进来了,媳妇跟手咣啷把街门一关。还没等说话呢:“阿嚏!”

男的支着耳朵等着,几步就到了门口,抬手咣咣砸门:“开门开门!”

媳妇大惊失色:“啊呀,我们当家的回来了!这可怎么办,他脾气大啊,见生人就动刀啊!”

小伙子一吓傻了:“那……那……“

媳妇拉住他:“你这样,你就在这,装个摇煤球的,这不有煤吗。他呆不长,拿了东西就走,没事没事。”

小伙子没办法,只好听媳妇的安排。媳妇安顿好了这头,赶紧过来开门。

男的进门就骂街:“磨蹭什么呢这么半天——哟?找来摇煤球的啦?”

“可不是嘛!你知道多难找。”

“好!好!这小伙子,看着就有力气!我就爱看小伙子干活,去,给我搬把椅子来,我坐这儿看着!”

小伙子巴不得男的拿了东西赶紧走,男的呢不但不走,倒安安稳稳坐下了。没辙,摇吧。几百斤煤和土啊,一直摇到日头偏西。男的看着差不多了,假意起来抖抖衣裳:“我出去一趟,回来再看!小伙子真能干!”

男的走了,小伙子不光是衣服褂子,连头脸都染黑了,只剩两个眼睛望着。拿手点点这媳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赶紧一溜烟跑了。夫妻俩占了这场便宜,回来直乐了半宿。

过了没几天,男的没在家,媳妇一个人无聊,照样在门口跐着门框站着。巧了,又是那个小伙子从门口过:“哎!进来啊!”

小伙子一抬眼睛:“嚯!真快!烧完啦?”

这个故事来自马三立的相声《卖黄土》。之所以叫“卖黄土”,是因为这段是靠“卖黄土”入话,讲黄土还有人买么,买来有什么用,如此这般,引入正文。题图是《青楼十二时》最出名的一张,故事隐藏的意思,是马三立在另一段相声《马虎人》里说那句:”这胡同有暗娼。“

这是个民间故事,有民间故事的母题。同样的题材,张文顺说过《教书匠》,郭德纲说过《摇煤球》。听过那两段再来比照一下,就会意识到原始的母题还可能更加庸俗。

我自然比较推男神这个版本。抛开这段活儿使得如何圆转流美不谈,主要是因为这个故事经过他裁剪之后,变得和厚而不失狡黠。其他版本流氓气重,多少伤害到了底包袱那句妙语的敏捷可爱。

这段经常让我联想到的是《红楼梦》“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一节。周瑞家的到王熙凤处送礼,正是春暖花开的午后,她在静悄悄的院子里,“听见一阵笑语,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帘子一响,看平儿拿了盆出来舀水。这实在是传统春宫的场景,甚至还安插了春宫必不可少的窥探者角色;但曹雪芹也是以同样的手段温柔地隐藏了性的部分,使整体气氛甜蜜柔软而不至过分淫荡。如何拿捏分寸,是技巧,是天赋,也是人心。


点击末尾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听听这段相声。


ps: 今日谷雨,这段也算给李谷雨同学催生,虽然我并不知道北京人民催不催生。按我海河儿女的习俗,今天该吃饺子哟。

 
一千零二夜
喜欢就长按二维码关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