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  | 有一种流氓不可小觑

天地人杂志2018-06-10 13:00:18

每回阅读约瑟夫﹒海勒的《第二十二条军规》,都会被那个“不朽”的“内特利的老头”所吸引。


他自认为自己活得很健全:墨索里尼掌权时,他是个狂热的法西斯分子;墨索里尼倒台后,他又是个称职的反法西斯主义者。德国人来时,他是个虔敬的亲德派;美国人来后,他又是忠诚的亲美派。而且,他自称有自己坚守的道德规范,那就是尽心竭力扮演好自己需要扮演的每一个角色。在德国人进城时,他像舞女一样扭动着自己老迈的身子骨,翩翩起舞,并且真诚地呼喊着欢迎的号子;美国人进城时,他又带上美酒和鲜花,把鲜花抛洒在胜利者身上,以表示世界上最热烈的欢迎……


一般来说,想做一个好演员,并且行动上做到了,这个人就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不打折扣的表演艺术家。


毫无疑问,这个老头,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表演艺术家。非但如此,他还有一整套完备丰富的歪理邪说。明明是歪理邪说,明明荒谬不堪,他偏还要振振有词地宣讲出来,追求的就是说服力和感染力。"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当年那个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说的,他靠的是次数,而这个老头显然比他高明,仅靠"振振有词"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比如,当跟他辩论的人,那个正直的士兵,说国家是"值得人们为之献身的"时,他说国家是“四周被边界围起来的土地,通常是非自然的”。一句听着似乎很合情理的话,稍不留神你就被他绕进去了。


当下有句俗语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其实,最可怕的还是流氓有思想。有思想的流氓,会把坏事做尽了做绝了还显得堂堂皇皇,光明磊落。

几乎每回,这个富有意味的“内特利的老头”与我遭遇后,我都会不期然联想到《水浒传》中那个满脸奸诈无耻皱褶的王婆,想起她那段絮絮叨叨的自夸话语: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总之,只要能来钱,只要能满足自己的私欲,我王婆是什么都能做的,不管这件事情合不合理,合不合法,也不管这件事情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灾难。


活脱脱一副流氓嘴脸。


当然,比较起来,王婆跟“内特利的老头”虽然同为市井小民,但在流氓的格局和气象上,王婆要逊色多了。如果说,王婆是小流氓,那“内特利的老头”就是大流氓了;王婆是普通流氓,那“内特利的老头”就是超级流氓了;王婆充其量也就在小城镇里兴点风作点浪,谋个财害个命啥的,而"内特利的老头"却是能"倾人城",甚至"倾人国"的,人家有这个能耐,也有这个力量一一当然,在这一点上,更能让人认可并钦佩的,当属跟王婆同时代的宋江了,人家绝对配得上"有思想的流氓"这个绝对富有含金量的称号,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干的却又是什么勾当?"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枰分金银",这酒肉从何而来?这金银又从何来?还不是打家劫舍来的?无论怎么说,无论到了哪个时代,"打家劫舍"此等草寇行径都说不到善处去的。


还有,卢俊义这个员外郎本来也是岁月静好的,他为了所谓梁山泊的前途,偏要设个局把人家弄上山去,连李逵都感叹:你们这些读书人啊,坏!坏透了!

还有那个朱仝,衙门都头当得有滋有味的,为了""他上山,偏要断了人家后路,让李逵活生生摔死了由朱仝看管的小衙内一一纵然其父是该死的贪官污吏,孩子又何辜?这不草菅人命嘛!可就是这样一些板上钉钉的恶行,偏偏被宋江用温情脉脉的江湖大义兄弟之情包裹得严丝合缝,他们明明着了宋某人的道,却还对他感恩戴德呢!


没思想的流氓谁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不妨大胆假设,倘若他不是那么奴性,野心再大些,要夺那赵家王朝的锦绣山河,宋朝的历史那可就得重写了。由此可见,任何一个有思想的流氓,都是不可小觑的。



扩充文脉,点击生活,记录每个人书写的历史。

性灵文字,还看【天地人】。

点击微信右上角的或者分享给您的朋友,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如果觉得好别忘了分享一下哦!

欢迎关注天地人杂志官方公众订阅号

新浪微博:鸿鹄东方

腾讯微博:82470004110160995


如果你想获得更多订阅和咨询服务,为您推荐:

18966811130

获取往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