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立夏的岛2018-06-03 08:14:28


有离愁的时候看不得圆月,月越圆,越感伤。

今年元宵夜,天色通透,然而我眼中的十五之月硕大而惨淡,因为元宵过后,我在世上又少了一个亲人。

他是我的表哥,因年龄悬殊,实则是个父辈的角色。我在生活中向来不是一个热络的人,疏于维护各种关系,然而来定海后,和表哥家的往来却未曾断过。他对我很好,而表达关切的方式又是那么自然而妥帖,家里有什么事我会找他商量,听他慢条斯理地说话,不虚伪不刻意,尊重我的想法,并不以他的喜好或爱的名义给我任何的压力。他为人热心又实在、豁达并舍得,以及他乐于享受的生活态度是我特别欣赏的品质。因为他的好吃,把表嫂培养成了一个厨艺大师,他时不时把我们叫去他家共享美食,吃着一大桌超越任何一家饭店的家常菜,谈天说地,聊很多有趣的往事。而这一切,都从正月十三那天开始戛然而止。

他走得有点突然。

其实我们都明白,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然而,因为离开时间和方式的不确定,我们称之为无常。

人生是旅程,在时间之河中,我们重复着得到和失去的循环。从出生开始,我们不断收获见识、名利、新的亲人、爱人和朋友,那些物质和精神越来越多的积累,让我们欣喜、踌躇满志,或暗暗窃喜。

然而,所有的得到终将失去,特别让人感伤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去,他们谢幕的方式很残酷,有的漫长,有的仓促,有时候会让人联想到一个事实,自己也总有一天会成为告别世界的那个人。

死亡是不可逆转的,所以要珍惜活着的每一天。然而大多数人都害怕直面死亡这个问题,所以很多人只是稀里糊涂地活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如梦初醒,才开始反省自己的人生。

哲学家加缪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所以有一名从纳粹集中营死里逃生的犹太人,那个叫维克多·弗兰克的心理学家,常问病人一句话:“你为什么不自杀?”如果一个人能回答出为什么不自杀的理由,那么这些答案就是他活着的意义。

我们当然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提醒自己死亡这个话题,然而每一个亲人的离去,是他们用生命在对我们作最后的警醒。

每一次警醒,都能成为我们更好活着的理由。

十六的月亮依然皎洁而明亮,她其实不懂人间的离愁,也不知道,我们在她身上寄托了很多爱,很多的欢乐和哀愁。


这里是立夏的岛,所有文章和风光摄影均为原创,欢迎点赞鼓励,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欢迎友情转发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可以进入立夏的书店购买《立夏·柒年》《大猫纪事》作者签名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