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元培论学养

闫缜尔微思录2018-05-23 06:47:14

 

《学养》(古吴轩出版社)一书收录了蔡元培先生有关教育理念、道德修养以及世界观、人生观、学术观方面的文章。其中许多篇章,至今读来仍散发着引人的魅力。

关于怎样做学生,蔡元培认为,在大学求学者三事必备,一曰抱定宗旨,二曰砥砺德行,三曰敬爱师友。强调“弭谤莫如自修,人讥我腐败,而我不腐败,问心无愧,于我何损”。“宗旨既定,自趋正轨,苟能爱惜光阴,孜孜求学,则其造诣,容有底止。”这主要是强调了理想信念的作用。

至于道德,他认为,道德有三个层次,一是自他两利;二是虽不利己而不可不利他;三是绝对两利,虽损己亦所不恤。对于清华学生而言,劝大家一要发展个性,二要信仰自由,三要服役社会。“至于社会上一部分之黑暗,何国蔑有,不可以观察未周而为悬断也。”这应该是很中肯的告诫。

蔡元培解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之校训:“诚勤勇爱”,其中说到“诚”,诚字之义,不但不欺人而已,亦必不可为他人所欺。盖受人之欺而不自知,转以此说复诏他人,其害与欺人者等也。说到“勇”,勇敢之意义,固不仅限于为国捐躯、慷慨赴义之士,凡作一事,能排万难而达其目的者,皆可谓之勇。他认为,修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俾修养之功,随时随地均能用力,久久纯熟,则遇事自不致措置失宜矣。”

关于德育,蔡元培认为,主要是中国意义上的自由、平等、友爱。所谓自由,非放恣自便之谓,乃谓正路既定,矢志弗渝,不为外界势力所征服。就是孟子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所谓平等,非均齐不相系属之谓,乃谓如分而与,易地皆然,不以片面方便害大公。就是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谓友爱,义斯无歧,即孔子所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蔡元培非常重视科学和美术在德育中的作用。“故世之重道德者,无不有赖乎美术及科学,如车之有两轮,鸟之有两翼也。”

蔡元培认为,人人对教育有三点应特别注意:一是养成科学头脑,二是养成劳动习惯,三是提倡艺术兴味。其中特别强调,“研究教育事业,必须脑力、劳力同时互用,否则不能有良好结果。一般文学家,往往有特殊脾气,其原因即系脑与力不能并用,身体不发达不平均,致有此种流弊”。

关于知识与道德,蔡元培认为两者的关系至密,他认为,道德,不外避恶而行善,如果没有知识如何分辨善恶?没有知识,光强调道德也不行,“彼知识不足者,目能睹日月,而不能见理义之光;有物质界之感触,而无精神界之欣合,有近忧而无远虑。”

修学之道有二:曰耐久;曰惜时。庄生有言: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夫以有涯之生,修无涯之学,固常苦不及矣。朱子有言曰:勿谓今日不学而有来日;勿谓今年不学而有来年,日月逝矣,岁不延吾,呜呼老矣!更何况,人文渐开,则书籍渐富,历代学者之著述,汗牛充栋,固非一人之财力所能尽致,而亦非一人之日力所能遍读,故不可不择期有益于我者而读之。

蔡元培认为,复兴民族之条件,为体格、智能和品性。“复兴民族的意思,就是说,此民族并不是没有出息的,起先是很好的,后来不过是因为环境的压迫,以致退化,现在有了觉悟,所以想设法去复兴起来。”民族乃集合许多份子而成,现在欲复兴民族,须将民族全部份提高起来,提高什么呢?就是体格,知识及能力,品性的修养。

蔡元培极力推广美育。他认为,美感本有两种:一为优雅之美,二为崇高之美。优雅之美从容恬淡,超利害之计较,泯人我的界限。崇高之美,又可分伟大和坚强之二类。由此联想到,全民抗战之期,最要紧的,就是能互相爱护,互相扶助,共筑伟大与坚强之美感。

“我以为至少要具备下列三个条件,才配称做现代学生。”(一)狮子样的体力;(二)猴子样的敏捷;(三)骆驼样的精神。除开这三种基本条件而外,再加以“崇好美术的素养”,和“自爱”、“爱人”的美德,便配称做现代学生而无愧了。

蔡元培读书的经验,概括起来就是,第一能专心,第二能勤笔。

关于国民之修养,蔡元培认为,“人类之所以别他动物为进化者,以有理想。”不贯之以理想的教育,是机械的教育。教育不可缺之的理想,一是调和世界观与人生观,二是担负将来之文化,三是独立不惧之精神,四是安贫乐道之志趣。这些都是国民的修养所在。

在《朋友是外在的我》一文中指出,“人情喜群居而恶离索,故内则有家室,而外则有朋友。朋友者,所以为人损痛苦而益欢乐者也。虽至快之事,苟不得同志者共赏之,则其趣有限;当抑郁无聊之际,得一良友慰其寂寞,而同其忧戚,则胸襟豁然,前后殆若两人。”朋友者,能救吾之过失,又能成人之善而济其患。人如果没有朋友,在社会中立身,胸中寂寞无聊,与生活在沙漠中又有什么两样呢?信义者,朋友之第一本务也。由此可见,信义是国民立世之本。

关于文化之思想,蔡元培强调,人类的进化史表明,“人类之义务,为群伦不为小己,为将来不为现在,为精神之愉快而非为体魄之享受。”这是人类文化得以延续传承的前提,这也是志士仁人舍生取义的根源所在。据此。确立他的新生活观:“要是有一个人肯日日作工,日日求学,便是一个新生活的人;有一个团体里的人,都是日日作工,日日求学,便是一个新生活的团体;全世界的人都是日日作工,日日求学,那就是新生活的世界了。”

蔡元培的学养观,固然有他的时代烙印,但是在传承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当下语境中,有许多思想还是很值得借鉴的。正如本书编者在《序》中所说:“是啊,尽管那是一个社会动荡、战乱频繁的时代,教育仍有尊严,大师依然有风范,校园照旧有弦歌。”民国教育,特别是蔡元培的教育思想,启发我们:“教育者,养成人格之事业也。使仅仅为灌注知识、练习技能之作用,而不贯之以理想,则是机械之教育,非所以施于人类也。”

联系到当下的现实,今人尚不三思则实愧对先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