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正天居士书法

墨品艺术2018-05-09 07:15:55


我和天鹏居士认识不觉有近十年了,那时候天鹏还不到30岁,他经常去亲近和求学于当代高僧圆霖长老。由于,我们两个有着共同的爱好,所以,来往很密切。他的书法是童子功,他对书画艺术有着至真的热爱,平时喜欢收藏一些名家书画,随着慢慢的了解,我发现他对书画鉴赏、鉴定都有很好的眼力,他的书法也写的很好,二十几岁就是一位年轻的中书协会员了,他对书画的鉴赏、鉴定和书法创作有着超越他那个年龄的段的见解!总之,我觉得天鹏是一位有学识有见地的小朋友。


2007年我去徐州平山寺常住,是我们两个来往最为密切的时期,他有事没事就来我的住处喝茶聊天、相互切磋,所谈涉猎很广泛。再后来,我来栖霞常住,我发现天鹏也开始了自己俗世的云游生涯,常常游学于前辈贤达座下;结交、切磋于同辈博学好友,其眼界大开,诸多方面都获益良多。


乙未初冬时节,天鹏来栖霞小住,给我展示了他近年创作的一些书画作品,给我谈了他的一些书画创作理念,我觉得天鹏的思想和创作又是一次飞跃,我脑海里突然映出后生可畏,假以时日,天鹏一定会有成就的!


他带来一些扇面,一把小小的扇面,天鹏在上面洒洒洋洋写了数百字的蝇头小楷,整体无行无距,参差错落,避让有度,徐徐写去,不矫揉,不做作,气息从容文雅,不留痕迹。楷书是书法创作的基本功,但是,楷书创作最易规矩有余而灵气不足走入僵化状态,真能把楷书写出灵性,写出自己的气质来是很难的,但是,天鹏做到了。


后来,天鹏又让我看看他的行书,我当时突然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这种书风了!非传统非现代,又传统又现代,感觉这种气息是从敦煌写经中走来,从正、清、和、雅的传统中走来,从安详从容的禅中走来,从当代翰墨中走来,几曾相识又陌生,整体不修篇幅,又颇具魅力和耐人玩味!这种耐人玩味和不修篇幅却又字字如跌宕的音符,拨动了我的神经,莫名的有种振奋感,天鹏能揉杂古今,融汇诸家,贯通禅理,毫无东拼西凑的做作痕迹,这不正是不事安排、不尚雕琢、天真率意却又独具匠心的魏晋风骨吗! 

玄印于栖霞寺云水居

20162



说起天鹏先生,便会联想起圆霖老和尚,我和天鹏相识的缘也在这里。第一次去徐州拜访天鹏,见到的是一位英俊儒雅、涵养甚好的佛弟子,一说他的恩师圆霖大师,便会按耐不住的激动,对老和尚的真情无遮无挡地流淌在我面前。这份真情是我每一次见到天鹏时,他的真心。随着交往日深,发现天鹏对圆霖大师书画的理解日益深刻,对禅画艺术的印心随着他的修为和阅历直入佳境。禅的艺术是心灵之花,见地、功夫、境界达到一合相时,灵光一现处便是禅的本味。

 

天鹏先生的书法艺术,走着正是这条大路,是招唤着多少人,令多少人神往,却很难入境的道路。天鹏的字是参出来的,是活泼泼的。他的功夫在于他内心的纯净,在于他对真善美的追寻,在于他不畏时风敢于对自己追求的执着和坚守,在于他日复一日的翰墨功深。

 

天鹏的书法是禅者的书法,挥毫不落窠。 

润庐陆一飞

2016年丙申正月初三

老子说:“天地不仁。”

 

释迦说:“四大皆空。”

 

木心说:“宇宙的目的是无目的。”

 

是的,或许任何关于本质的结论总让人的心感觉失重,又像是被外物重重压了一下,需慢慢等待它的恢复原形。

 

真理是绝对无情的。我们的肉身和灵魂同样统摄于那个本质的真理之中,尽管活着、忙碌着、快乐着、失落着……

 

弘一说:“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衣食),二是精神生活(文学艺术),三是灵魂生活(宗教)。”

 

人的一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有了艺术我们才可以有爱、有情、有意思地活完一生。

 

良友正天居士得有书法艺术的滋养,正散漫、随性、快乐地活着,这正是人生无意义中的大意义。我喜欢看他的字,原因全在于此。

 

                           二苏于京东寓所

2016/3/29








———————————————————


翟天鹏,1979年生于江苏徐州,幼年在贵州生活,圆霖上人赐名正天,合十居,如一心舍。

 

先后问学于孙晓云,马士达,吴冠南,程风子等诸先生。

 

进修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清华美院名家书画陶刻班。作品参加中国书协,西泠印社举办的正书,扇面,手卷展。获首届“林散之”三年传媒书法展佳作奖,首届“性灵派”原创书法作品奖。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国际茶文化书画院画师,云居山、栖霞古寺、古鸡鸣寺等佛学书画院画师。

———————————————————


(扫描微信二维码,走进正天禅书世界)

———————————————————

墨品艺术

——·品味水墨  传承经典·——

全国免费客服电话/400-9266-917

预约宣传/159-5211-6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