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年了,不想再忍!”女子胸中取出800毫升“玉米粥”,只因当年跟风做了这事……

法治频道2018-05-24 10:15:41

注射隆胸,一种多年前被广泛用于整容手术,现在,为不少女性带来的不是美丽,而是无尽的折磨。“相比身体不适,对我来说是更多是精神的煎熬。是该清除‘定时炸弹’的时候了,至少这个年过得安稳些。”林女士去手术室的路上平静地说。


兴奋过后是无尽的痛楚和煎熬


近50岁的林女士是个爱美的女子。15年前,当兴起注射丰胸的时候,她看着广告就非常心动。于是,多方了解后,她注射了当时非常盛行的奥美定。刚做完那会,林女士比较满意,也没有明显不良反应。


然而,好景不长。2006年国家药监局发布了禁止奥美定用于人体注射的规定;之后,新闻上不断有“奥美定毁了30万人的乳房”的报道。当时,林女士就有点心慌,想到自己也没有什么明显不适,仅是乳房有些胀痛,但可自行缓解,就抱着侥幸心理,没太在意。


后来,注射丰胸与乳腺癌有关的报道,让林女士不淡定了,莫名紧张,浮想联翩。2年前,她无明显诱因乳房无规律间歇出现针刺样锐痛,同时感觉胸部变形移位……一系列的变化,让她寝食难安。


“去过医院,也清楚目前还没到这样危险的境地,但医生的提醒,相关报道的刺激,时不时敲击脆弱的神经,身体、尤其是胸部稍有点不舒服,就会联想到是否正向坏的方向发展呢?” 林女士回忆起这10多来的心情,摇着头说:“带着颗‘定时炸弹’年复一年生活,苦不堪言啊!”


“结束担心受怕的日子吧。”林女士与家人商量后决定再上手术台,通过手术取出胸中异物质。上周,林女士来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经过充分的术前准备与沟通,两天前,整形外科吴溯帆教授、副主任医师严晟及主治医师潘蕾等为林女士施行“双侧乳房注射物取出术”,术中医生(两侧)共取出约800毫升凝胶样异物,黄黄的,像玉米粥一样。

手术取出的“玉米粥”


取出手术是技术活,须选择正规医院


浙江省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吴溯帆教授介绍,奥美定,是一种粉末状物质,加水后会膨胀,呈无色透明的果冻状。作为整形美容的一种软组织填充材料,奥美定手感较好,成本也很低,曾经被广泛用于注射隆胸、隆颊等美容手术。奥美定的主要成分是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构成该化合物的单体在人体内可能会分解,产生毒性。因无法保障使用的安全性,早在2006年4月30日,被国家食药监局明令禁止用于人体注射。


手术中


该院整形外科近几年门诊接诊注射隆胸等后出现问题的病人100多名,接受注射物取出术的病人近百名。


吴溯帆说,病人主要出现这样一些问题:包括局部麻痹、乳头感觉改变、乳房有肿块,硬结或血肿;凝胶发生移位,甚至随淋巴游走全身致并发症。“硬结”,是奥美定最广泛的问题。第一种是水凝胶孤岛,也就是导致手感触摸到硬结。第二是肉芽肿形成的硬结,据临床经验分析,肉芽肿多发生于水凝胶注入乳腺组织内及胸大肌内,形成乳腺组织肉芽肿和胸大肌肉芽肿。同时奥美定还可侵噬胸大肌、腺体和肋间神经终末支,引起持续性疼痛。 “移位”,其实就是注射位置不对,穿透了胸大肌后间隙,或注射过程中稀释过多引起,它可在体内随身体活动和肌肉收缩沿组织间隙渗透蔓延,游走至腹部、背部、大腿部位,引起局部疼痛、肿胀。至于是否会致癌,我们没有碰到过,对个体而言还需要论证是否为主要原因。


吴溯帆提醒,相比注射奥美定,取出手术难度更大,技术性更强,因此须选择正规医院进行,否则可能再次造成伤害。

                      

前天,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病房,林女士躺在病床上看iPad,笑眯眯地和老公说话。有些朋友来看她,她说,身体里“定时炸弹”拆掉了,身体舒服了,应该祝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