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入世与出世

心灵园2018-06-19 14:58:14

提示点击上方"心灵园"免费订阅


中国人不知何时,有了一种定见:一提及老子,便联想到隐士的洒脱,名之曰出世精神;一提及孔子,便联想到士林的抱负,名之曰入世情怀。有人据此甚至推论说,孔子与老子,合铸我们中国人的人格,恰好构成中国人人格的两岸。此种说法,大致不差,但细究起来,也还有割裂孔子儒家圣人与老子道家宗师两人之间内在思想联系的嫌疑。


打开《道德经》,熟读八十一章,老子的冷眼与老子的热心,几乎交错呈现。只不过冷在明处,热在背后,一般肉眼凡胎,但见老子的冷,不见老子的热。


古往今来,滚滚红尘,富贵中人,了明物极必反宇宙法则者,寥寥无几。老子明白,所以孤愤:“吾言甚易知,甚易行”,但“天下莫能知,莫能行”,最终老子仰天长叹:“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至此,一颗热心化为泡影,只好冷眼出世,骑青牛,过函谷,归隐大荒。究其实际,老子之隐,非自愿也,乃无奈耳。因为老子的本意,并非教人无所作为,而是教人以无为之法行有为之事,无所作为是隐士,无为而无不为是高士。从老子的热心中,可以看见他执着的入世情怀。


翻看《论语》,熟读二十章,孔子的浓烈与孔子的淡泊,恰似一体两面。只不过浓烈在行,淡泊在心,俗世功名利禄之徒,但见孔子的浓烈,不见孔子的淡泊。


孔子的浓烈,自在其行。广收门徒,以仁爱之心、君子之道与士人精神,度人济世,最终教成三千弟子,成其贤者七十二。言教如此,力行更甚。孔子自五十五岁出鲁至六十八岁返鲁,十四年风尘仆仆,周游列国,游说诸侯,推广学说,不遗余力!其间陷身于匡,陈蔡絶粮,屡遭磨难,百折不回,可谓艰辛劳苦,冷眼备尝。为何?无他,一心念天下苍生,志在开万世太平耳。

孔子的淡泊,常在其心。某日,孔门师徒四人座谈各自的心志。子路说千乘之国,我堪当最高军政长官,孔子闻之一笑;仲由,你就吹吧你?接着,冉有说,中等诸侯国,我勉强可以为财政部长;公西华说,我不敢说能干什么,但我愿意学习,乐为国家重大活动司礼。孔子闻言不语。最后孔子点名要求正在操琴的曾皙,也就是曾子之父曾点谈谈心志,曾点说我与他们三位不同,就不谈了吧。孔子说各言其志,说之何妨?于是曾皙坦诚其志: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后来有人将曾皙这番话,翻译成诗:


二月过,三月三, 穿上新缝的大布衫。 大的大,小的小, 

一同到南河洗个澡。 洗罢澡,乘晚凉, 回来唱个山坡羊。 

孔子闻言,喟然叹曰:“吾与点也。”我的心志,恰好与曾皙相同啊!言外之意,其余几位的心志,皆非孔子所欲。由此可见,孔子救世济时的浓烈情怀之外,自存一份逍遥,一份洒脱,一份淡泊。


孔子生平,似此心志,《论语》第五、十五两章,皆有呈现。


鲁国有贵族公子南宫括,孔子特别欣赏,“以其兄之子妻之”,即将大哥孟皮之女嫁作南宫妇。照当下说法,两家联姻,南宫即为孔子侄女婿。联姻的理由,在南宫,孔子为师,师徒之份,更添联姻之谊,也是佳话;在孔子,南宫为徒,不足为信,所信者南宫之为人也!孔子说他:“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南宫贵为鲁国世家公子,其家位列三桓(鲁国三大政治世家,皆为鲁桓公之后,史称三桓)之一,政治清明,见用于朝谓之不废,以南宫公子的家世背景,此点实在顺理成章,不足为贵。孔子所贵者,是南宫能做到“邦无道免于刑戮”。何以免之?明哲保身是其谋略,逍遥淡泊乃其心境。无此淡泊之心境,则虽欲明哲保身,恐亦难免于热衷权势而自废谋略也。自古,称誉他人者,实乃自贵也。孔子所贵于南宫者,亦即孔子自贵也。


鲁国有南宫,孔子称誉之;卫有宁武子,孔子亦誉之:


“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知”通假于“智”。一句“智可及而愚不可及”,将入世的孔子与出世的老子,一下子拉近到同一个场景,同一份心境。


卫国当时还有两位大夫,一位姓史名鱼,一位姓蘧字伯玉。二人相同之处在于为人都正直,相异之处在于:史鱼能正直则正直,不能正直也正直,自始至终,正直到死。蘧伯玉则不然,能正直则正直,不能正直则曲道以全性命,一切看政治形势而定。对此二人,孔子评鉴曰:


“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显然,比较之下,孔子更欣赏蘧伯玉的通达明智。古往今来,举凡通达明智的人物,无不视淡泊为乐境,不然纵是通达之才,终无明智之举。一代奇才,秦相李斯,于时于势,可谓通达乎?然直至腰斩于市,才仰天长叹谓其子曰:“吾欲与汝,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夫子淡泊,夫子自道。一日孔子当着弟子颜回的面自评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


得势,风云际会,自为英雄,解民于倒悬,可谓力行者;失势,偃旗息鼓,甘为隐士,抱臂以俟时,可谓通达者。以此观之,老子与孔子,都是此等上乘境界的一流人物。只不过,孔子非头撞南墙一番,不会轻言出世,老子爱惜头颅,不愿白撞南墙,一看情势不对,立刻跨上青牛,飘然而逝。


二人相异之处,正如孔子自道:“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辟者,避也。辟言,就是一言不发;辟色,就是不见权贵;辟地,就是,逃离乱邦;辟世,就是归隐林泉。孔子一生,是先辟言,再辟色,后辟地,终辟世,非经一番碰壁而绝不死心。而老子不与权贵啰嗦废话,直接辟世。


正因如此,后人但见老子的冷眼,看不见老子的热心;但见孔子的入世,看不见孔子的出世。其实二人都是识透时务的俊杰、窥破大道的圣贤,可谓“圣之时者也”。


最后我撰一联,寄情于两位往圣先贤,既是誉人,亦达吾心:


上联: 热心入世,闻道先行,纵使艰难岂畏死?愿倾毕生心血,教三千子弟,志道依仁据德游艺。一同奔走列国,鼓吹仁爱,修齐治平,为大同世界和谐社会呼号呐喊,竭才尽智。但能震慑乱臣贼子,哪怕声嘶力竭,何曾畏惧?到头来,虽无事功平乱世,终不失谦谦君子。人道是一派宗师,万世楷模,自古圣贤唯斯人也!


下联:冷眼旁观,守时待发,明知无益且缓行。只以过人智慧,付两卷奇书,分雄辩雌说柔论刚。独自青牛穿谷,道法天地,师效自然,教江湖侠客庙堂大夫审时度势,取舍行藏。倘若无益眼底时事,岂非枉费心机?何必直行!说到底,凭栏春色待东风,亦堪称邈邈智者。我看他虽无作为,无所不为,世间高士只此公乎?


【爱在当下】疗愈课程10月11日—12日(山西晋中)18935459998报名进行中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心灵园 【xinlingyuan999】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一键关注

欢迎关注‘’身心灵‘’网络课程


↓↓点”阅读原文“,看更多你想看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