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之揶揄世态

四大名著2018-04-16 10:59:42


《西游记》(26)

《西游记》之揶揄世态

小说当中还有很多涉笔成趣,揶揄世态的描写的地方。比如说,第二十九回,写宝象国的百花公主被妖怪给抢走了,这个时候国王问满朝文臣武将,谁能救百花公主回来?“连问数声,竟无一人敢答”,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回答,满朝的文武谁也不敢回答,谁也不敢去救百花公主。小说这样描写到,这是一批“木雕成的武将,泥塑成的文官”,无所作为,碰到国家有难的时候,居然谁也干不了事情。在明代的现实社会中也有这样的文官武将,比如说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李贽在他的《焚书》里就写当时的很多庸臣门“只解打恭作揖,终日匡坐,同于泥塑”,同样用泥塑这个比喻了。“一旦有警,则面面相觑,绝无人色,甚至互相推诿”。


明代的很多武官本身就是进士出身,到了清兵入关大兵压境的时候,居然还有人在忙着读《左传》,注《左传》,而顾不上如何保护城池。这里可以看出,明代的文臣武将们的这种无能给小说家提供了某种素材,使他们能够通过现实生活中这样一种素材,把它写到小说当中去,对这些无能的文官武将们进行一种讽刺。


又比如第四十四回,写车迟国国王宠幸妖道,迫害和尚,一国的和尚都受尽折磨,非常痛苦,但是想要逃却又逃不走。因为全国都张挂着御笔亲题的和尚“影身图”,就是图像,凡是捉到和尚的,都能得到奖赏。所以小说中写到“且莫说是和尚,就是剪鬃、秃子、毛稀的,都也难逃。四下里快手又多,缉事的又广,凭你怎么也是难脱。”就是有着很多的追捕,到处追捕和尚。那么熟悉明代史实的人很容易就联想到,这实际上是对明代社会那些缉事人四出缉捕、道路惶惶的特务统治的辛辣讽刺。明代的特务统治是非常厉害的,有一本学术著作写的就是明代特务统治这样一种现象。所以明代这种特务统治的现实使作者有感而发融入到了现实小说里。


再比如第六十八回,在朱紫国,两个年迈的太监随着猪八戒到处去找揭榜人,猪八戒就说:“你这两个奶奶知事。”他称这两个太监叫“奶奶知事”,那些校尉们就觉得,你这不对,“你这和尚特糊涂,你不识货!怎么赶着公公叫奶奶来了呢?”一般地通称太监称公公,没有人称奶奶的。但猪八戒说:“你们才是糊涂呢!你这反了阴阳!他二位老妈妈儿,不叫他做婆婆、奶奶,倒叫他做公公?”因为太监是被阉的,所以就应该称作奶奶,不应该称做公公。这是打趣的话,但是当你知道在明代社会当中那些太监专横跋扈,炙手可热,你就可以明白,一方面小说家饱含着对太监的那种轻蔑的、愤怒的态度,就假借猪八戒的话来讽刺他。另外一方面,你可以看出太监在社会上权势之大,也融入到小说的描写当中去。


再比如第九十三回写猪八戒狼吞虎咽,吃相极不好看。沙僧告诉他说:你吃东西斯文点,行不行。猪八戒就说:“斯文!斯文!肚里空空!”这时候连一向老实的沙僧都禁不住笑了。古代的“斯文”有两个含义,一个指做事要文雅一点,这叫斯文。还有一个就是直接指的文人,指称文人就叫斯文。很少说笑话的沙僧在这个时候就说了一段笑话,他说:“二哥,你不晓得,天下多少‘斯文’,这个‘斯文’就指文人了。若论起肚子里来,正替你我一般哩。”就是跟咱俩一样,没多少学问。这就辛辣地讽刺了天下的秀才,天下的读书人。咱们知道《西游记》小说的作者应该是个读书人,当然他不是讽刺自己,他是用一种反讽的手段来讽刺当时外表像仿佛有学问的那些文人身上,肚子里是空空的,因为明代的很多读书人只学八股文章。除了八股文章以外,很多书不读,很多文章不会写,当然诗也不会写,所以这是不学无术。这是对这样的一种读书人的一种嘲笑,都是借题发挥。


值得注意的是,《西游记》所融入的,或者所表现的社会意义,我刚才说了,你不可当真,它往往采取一种抽象化的特点,采取一种幻想化的特点,它成为一种精神的象征,精神层面的一种讽刺和批判,而不是直接的针对性,直接一对一的这样的对应,绝对不是。比如说,西天取经的路上很复杂的曲折的路程往往都是充满和妖魔相打斗的过程,降魔伏妖的过程,尤其是孙悟空降魔伏妖的过程。那么你仔细地来看这些妖魔,它的构成却非常复杂,不是像咱们一般理解的这个神是好的,西天取经的这些人是好的,妖魔准是坏的,妖魔和神之间是没有关系的,不是。你仔细地分析,很复杂。



郭英德,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师从启功先生,获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古典文献学、中国古典戏曲、中国古代文化等。出版《中国四大名著讲演录》等。教育部跨世纪人才培养计划入选者,兼任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文学遗产》杂志编委等。曾任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亚洲系访问教授,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中文系客座教授,美国圣路易斯华圣顿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在本项目中,郭英德讲解“四大名著”和古典文学阅读指导。 



长按二维码,关注“四大名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