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居安思危者才能生存

付羽投资笔记2018-06-15 09:04:26

经常会有人让我推荐书单,我总是不会忘了加上《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这本书书名国内的中文翻译并不得当,被翻译成了《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而实际上,Paranoid还有“居安思危”的意思。而结合书的内容,显然应该理解为《只有居安思危者才能生存》。

 

这本书是英特尔创始人安迪.格鲁夫的自传,讲述了英特尔历史上几次重要的战略转折点,而何为战略转折点呢?就是企业外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而最典型的战略转折点就是英特尔当年放弃存储器业务的决策。在很长一段时间,存储器是英特尔的支撑业务,英特尔也在这个领域顺风顺水,每年能赚很多钱。而在这段时间内,英特尔也仅仅是需要把精力集中在企业微观生产层面上的规则,产品自然就会卖出去。然而,到了某一个阶段,因为日本企业的介入竞争,使得企业外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时,英特尔发现很多状况逐渐就变了,不管在微观层面上如何改善,产品的销售依旧很成问题。此时,安迪.格鲁夫从微观层面上跳了出来,而站在更高的层次上来纵览这个行业,最终的结论就是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英特尔必须转型,放弃存储器业务。而最终结果证明了,英特尔的转型非常成功。

 

这本书对于战略转折点的描述深深吸引了我,微观和宏观的切换、务实和务虚的互补,某一个重要时点,这两种矛盾辩证的思维方式切换是非常重要的。假如没有某个关键点宏观和务虚的判断,企业的经营者必然会在巨大的转折点面前依然沉迷在细节的纠缠,然而浩浩大势中在细节的纠缠又有什么用呢?但假如没有微观和务实的踏实,企业的经营就是浮于表面,也感觉不出微观的变化,那么自然也不会联想到这可能是因为宏观上的战略转折点引起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改进了股票投资的理解,扩充了自己的框架,开始从一个沉迷于财务报表的纯自下而上投资者,转变为一个自上而下的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投资者。我开始逐渐从最熟悉的食品饮料领域走出来,发现原来有那么多行业这么有趣,我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对行业格局、行业前景的研究分析上,当然最终个股的选择也是很重要的,而只有同时满足宽松行业格局、广阔行业前景以及优秀管理层的股票才可能是真正的本垒打。

 

当然,战略转折点的把握,不仅仅是行业格局和前景,这只是一部分,还包括了很多有关市场的东西。市场的影响,牛熊市的切换,对于股票来说同样是一个影响变量巨大的因素。假如在去年股灾的时候,仅仅把目光局限在行业格局和前景以及优秀的管理层的时候,却对很久未曾出现的连续跌停的异常情况视而不见,那么就会对发生的牛熊转换这么一个重要的因素忽视,那么后果显而易见。假如那个时候,能够从财务报表研究报告中脱身出来,放眼看看整体估值、杠杆情况甚至图形以及众多可以预示顶部特征的数据迹象,那么结论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正是因为对战略转折点的警觉,我才能从去年最惨烈的下跌中逃脱。但是,这并不代表对战略转折点的把握没有改进的空间,战略转折点不仅仅包括牛熊市的切换,某一个阶段极其猛烈的风格切换也可能会形成不能忽视的战略转折点,事实上,最近市场就给了我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最近成长股和周期股的切换,很是让我对自己的表现非常不满意,为此我进行了深深的自责。自责的倒不是净值的回撤,净值的回撤就如同兵家的胜败乃是常事,而在于在对变化有所警觉的情况下,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和大意而没有做到本来应该做到的程度。假如那个时候,能多打几个电话,多细想一分......

 

其实在几个月前就注意到了大宗商品都在低位,而成长股都在相对高位,自然间的规律就是水从高处往低处流。然而,这并不是一条对于股市时刻适用的规律,只能说高位的品种有更大潜在的下跌势能,而长期下跌的品种有更大潜在的上涨势能,但是什么时候触发乃至会不会触发是一个重要的命题,有的低位的品种甚至可能就这样逐渐归于消亡。所以,在我潜意识里始终就有种警觉在近期可能会有一次低位周期股逆袭而成长股杀跌的切换,只不过这种警觉一直在潜意识里而没有再往前一步。而最终的该来的还是来了,而这个时点到来的时候,刚好是明己稳健增长一号攀升到同期产品前5%的时候,而我则自我陶醉在选股的乐趣当中。而当在后果已经造成回头再看时,就会发现其实假如当时能够从财务报表、研究报告以及对个股的热烈讨论中抬起头来看看刺激方案、经济数据、地产销售数据、大宗商品价格的话,其实迹象已经挺明显了,只不过被另一些东西吸引目光的投资者会对此视而不见。

 

投资是一个权衡坚持和放弃的过程,没有坚持就没有回报,但是盲目坚持则是固执,如何才能够做到该坚持的时候坚持该放弃的时候放弃,很大一部分程度在于对战略转折点的把握,而对战略转折点的把握,在于对自己情绪的控制、对重要指标的观察、对重要事件的等待,也许这样的控制、观察、等待在大部分时间都是看似无效的,但是这又是必须要去做的工作。所以,有必要每周定期拿出一两个小时来跳出自己最擅长最乐意做的事,务虚务虚,抬头看看其他有没有可能引发战略转折点的潜在因素,尽管这些工作在自己看来是枯燥无味的。

 

所以,我今天又把这本书找来重新读了一遍。对于短期的挫折我不会有介意,相反每一次对挫折的总结会让自己更自信更强大。正视自己、直面内心,这正是“明己”的含义,假如能够做到持续坚持并知行合一,又有什么可以遗憾和恐惧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