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川本土小说《炫动的青春》引共鸣,勾起一代人的回忆

利川讯2018-01-11 15:49:04

在今年的志愿者年会后,经朋友介绍,我见到了我慕名已久的利川女作家杨霞。


也许是多愁善感的缘故,杨霞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伤感。我和土家人(网名)、兰心(网名)还有一位退休的周大哥在酒店找了一个休息的地方,大家围炉而坐,生怕说话不适又勾起她对过去的回忆。


 杨霞也是性情中人,显得格外大方,将她最近出的新书《炫动的青春》签上了大名送给了我们。早些时,我知道杨霞的大名是源于中国利川网对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打工奇遇》的介绍,我用支付宝购买了她写的书爱不释手,一气呵成读完,至今把它珍藏在我的书柜里。


读罢杨霞的《炫动的青春》,也让我联想到我的中学时代,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培养出的特性的人才,实属是时代的不幸,杨霞在书中写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在不对的地方,遇见了不对的老师”。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老师大部分都是推荐选拔的老师,他们根正苗红,傲气十足,根本就没有什么知识,有的老师的水平远远不如一个小学生,时不时还变着戏法惩罚学生。我记得我的家乡也有这样的老师直到退休都没有改变“零乘以任何数得任何数”的观点,误导了很多农家子弟,还有教语文的老师自己都也不认识几箩筐的字,甚至于拼音都不会,何谈德才兼备,教书育人,怎能为人师表?这些只能让历史去评说罢了。


读罢杨霞的《炫动的青春》,那些看似遥远往事,一时间又清晰起来,片刻间我忍不住恍然。远离了许久中学时代的单纯与快乐,棱角还未打磨殆尽,现实的残酷打击早已心如死灰,我除了那些往事,那些日子,还能有什么能感动我呢?或许我把往事藏得太深;或许只是因为当时的环境和生活的不如意,我从未和别人提起过我的过去,此刻我的心敏感如一块悬空的玻璃。


读罢杨霞的《炫动的青春》让我想起了20多年的过去,同学虽已劳燕分飞,但今感情依旧。校园里的梨树、桃花,还有那流淌的小河,今日可依旧?那长廊般的校舍,还有那操场。忘不了,我们朝夕相处的那些时光,忘不了我们结下深情厚谊。我们曾在知识的海洋中奋力拼搏,曾在纯朴的校园里尽情玩耍,我们一起度过这段美好的岁月。我的思念与怀念游走着,弥漫在岁月的孤寂中。我不奢求安慰,我不需要同情,我只是要倾听,同样,我也凝听着他们的声音,让彼时与此时一点点的融合,往事如花一瓣瓣地舒展开来,直至无穷,发出如陈酿一般的纯香。


杨霞在书中塑造了一个我“奇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从多角度的回忆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一个胸怀大志的“我”却始终没有走出时代的阴影,寂寞与恐惧如潮般涌来,无边黑暗改变不了一个求知的命运,一种对幸福的追求。


杨霞的《炫动的青春》的字里行间掺杂着她的泪水,我感觉每一个字都是经过她的泪水浸泡出来的,苦涩和辛酸,模糊的字眼其实显得很清晰。她逃过学,离家出走过,罚过站,罚扫校园,看见过服毒自尽的同学。往事的回溯中咀嚼岁月的碎片,如酸而又涩青梅,她经过那些年的风风雨雨,如春游时的翩跹风筝,如傍晚时漫天红霞,在记忆天空留下幻梦的痕迹。也许是那个时代的一种完美,或许是一种永恒的遗憾。


我想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是刻骨铭心的,中学时代,是小孩向成人过渡的时期,它意味着“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时代已成历史,这个时期也是很多人的叛逆时期,是自我人格塑造的重要时期。杨霞的《炫动的青春》值得现在的老师、家长和学生去揣摩,书中包容了各种性格的人物以类聚,用小事讲述大道理,发人深思。这本书通过事情的分析,老师履行岗位职责进行了评说。告诫老师把事情做到最好,首先要保持好的心态,对教育工作的态度是积极还是消极,是上进还是后退,直接影响学生成绩的好坏和未来的前途。


《炫动的青春》这本书我看到的是中学时代同学们的幼稚、冲动和进取,当然也有痛苦、迷茫和困惑。中学生活,实在是难以忘却!既有课本上的知识,更有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磨炼。学生时代的锋芒棱角是学习进取的动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事业的明天开辟道路的引路人。


(田茂清写于2017年1月15日)


杨霞:土家族,利川市作家协会会员,1973年生于湖北利川,中考落榜,三年后,通过成人中考再一次获得学习机会,中专毕业后北漂南下,在玻璃厂、电子厂、纸厂以及玩具厂工作过,2010年结束打工生涯,次年开始整理打工时期创作的书稿。现供职于某乡镇事业部门,著有《打工奇遇》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