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张玉新老师

一个高中语文老师的日常2018-06-17 15:53:08

今天在二中培训,主讲人是吉林省教研员张玉新老师——张老师有一大堆说出去十分吓人的名头、荣誉和成就,主持人也称呼张博士。而我喜欢称呼张老师,觉得这样亲切,没有距离感,希望张老师不要以为我是不尊重。

张老师是东北师大附中(特别牛的名校,在吉林省的地位相当于24中在大连市的地位)16年前的特级教师,现在是全国有名的语文教育专家。他深知一线教师的苦乐,因为他有丰富的一线经验,所以培训的风格既实用又有趣,从不用吓人的专业词汇和繁琐的套路来吓唬我们,所讲的问题正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会心微笑之余,也留下思考和收获。

跟大家说说今天听到的印象深刻并引发我自身经历联想的内容:

讲座伊始,张老师就说写教案的不合理拉近了和老师们的距离,赢得了我们自发的带着笑的掌声。每个老师都有共识:写教案其实和备课不是一回事,常常是浪费时间,只是应付检查。真正的备课比写教案复杂多了!

在网络还不是那么发达、查找资料还不是那么方便的时候,24中之前的侯校长有一个阶段就允许语文组以丰富的课文相关资料搜集代替手写教案——非常惠民!

张老师是个在教学中切实体现培养学生批判精神的老师。——批判精神常常只出现在论文里、理想中,处于安全和方便,很少有老师喜欢学生真的批判教材、批判社会。而张老师说他在从教之初讲授《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现在教材里已经没有这篇文章了,我上学的时候学过)的时候,就原文中“我们的郝书记,不停地吸着烟,守在电话机旁,他嘴角上的皱纹,更加深陷了”一句提问:县委书记不停抽烟的时候在想什么?学生回答:“他在想如何抢救这些阶级兄弟。”张老师说不对,他在想如何推卸自己的责任。

而且张老师当年就批判这种文风:不追究阶级兄弟们怎么中的毒,一味宣扬救人过程;不追问真相,只统一口径,把坏事变成好事……

我听了简直笑出声来,这些想法过于真实,即使是现在,老师们也都十分默契地最多只在私下聊聊,学生们也心知肚明,不会写在考试卷上,而张老师居然在公开课上这么讲。于是成为“教学事故”……

再比如前一阵反复强调的新课程“三维教学目标”(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我常常在写公开课教案的时候绞尽脑汁地编写,比如通过这篇课文体会爱国主义精神啊、热爱祖国悠久的文化啊(=_=")……也经常被指责编写不够完整。看别人上课的时候把教学目标在开课之初告诉学生,也总觉得怪怪的。但是我只是自己不这么做,却不敢说。

张老师敢说!(≧▽≦)

张老师说他不久前他做“一师一优课”的评委的时候,有一位老师写了10条教学目标!还用PPT展示出来让学生读。40分钟10个目标,平均4分钟1个目标!4分钟就能完成的简单目标,值得作为目标吗?完不成的话你列出来干嘛?!教学目标应该是可以检测的。

张老师还说到一些(女)语文老师喜欢用漂亮但没什么用甚至有害的PPT图片来吸引学生注意力、淡化对文本的分析。一堂课20多张PPT,老师异化为键盘操作手,千方百计引导、引诱、甚至是“勾引”学生答出PPT上预设的答案……——我年轻时的确就是这个路子。后来才慢慢嫌课件束手束脚,不怎么用了。现在出去上公开课都敢不用,只写板书,学生说出什么就写什么。这也算是我的成长。

张老师曾经给初二的学生布置一项暑假作业:当时电视演《水浒传》,要求学生每天看,然后每天写200字的故事梗概。有的学生没看电视,为完成作业,就要去看原著。看着看着就不喜欢看电视剧了,申请不看电视,看原著。张老师欣然同意,并要求写出理由。于是初二的学生写出了很好的影视改编和原著的比较分析。——看原著才是张老师的教学目标,但要是提前告诉学生,那多无趣啊!

我也曾经有过这样迂回的一次作业:这轮讲《祝福》的时候,有一项作业是自己另外选取一个人物视角,改写小说。学生选取鲁四老爷、柳妈、祥林嫂、镇上的短工,兴致勃勃地改写经典。可是发现写出来总是感觉别别扭扭、滋味不足,于是我们一起分析文中以“我”为视角的良苦用心,也深刻体会到“我”的作用。——不过不知道这个弯算不算拐得太大。

(哎呀,好晚了,为了今天能推送,不能再写了,结尾吧!)“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张老师就是难得的人师!希望还有机会继续走进张老师丰富有趣的世界。

做个好语文老师,多么幸福!

对了,二中也很漂亮!闹中取静,大操场阳光明媚,我们吃完饭溜达了好几圈。于是有了上面的那些照片。

一个简单的无奖竞猜:最后一张照片,哪个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