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木南原创】秋风秋雨|苦难(诗歌)

陕西丹凤2018-05-31 22:23:06

秋风秋雨

作者|李木南

原创作品

北方似乎每年都有的秋雨又来到了,天也湿湿,地也湿湿,淅淅沥沥,时有时无。 天气骤然转凉。似乎再也没有了蝉声,皮肤上起了疙瘩,打一个哆嗦——凉了。 中国人发明词语是很有奇趣的:比如春用“暖”来形容,夏用“热”来形容,秋用“凉”字,冬用“冷”字,仅仅一个字,便概括出了一个季节的气候特点,无不准确,无不生动鲜明。秋的凉不知多少人玩味过——那阶前掐断须得骚人,桥头烟雨里的耕夫,江上的渔者……是人对秋都是有感触的,只是或多或少罢了。 昨天,穿着雨衣去单位,突然想到古人的斗笠,故人的油纸伞。伞里是江南,是楼台,是小杜,是苏小小……到了单位,脱了雨衣,衣服已经湿透,衣服是湿的心也是湿的,这雨可真叫人恼。 夜里,躺在床上,被子需盖满全身才温暖,使人倍感惬意,仿佛“舒服”一词就是为这一床被子发明的。听着窗外秋雨淅淅沥沥,时断时续,使人联想万千:仿佛满眼红翠,全是晶莹的雨滴;仿佛竹影,船影全在这烟雨里。杜鹃有否?鹧鸪有否?米芾的潇湘,倪瓒的太湖;秋瑾可在?秋风秋雨……这些联想,似乎是诗又是梦,仿佛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全在这雨里,梦里。是清幽还是凄凉,终究不能分辨…… 清晨,庭院里翠绿了一夏的柳树颜色也由碧绿转为淡黄;丰满的身姿也消瘦了,树下的落叶一片一片在水里打旋,物之沧桑,可见于此。 院外的栗树下拾栗子的人多起来了,人们撑着伞相互用方言打着招呼。一夜的秋雨,又使多少果实坠落。山里起了雾,山似乎更幽了。雨多了,少了鸟影,斑鸠那里去了?喜鹊哪里去了?只剩下满眼青翠,空寂一片,这样的景色仿佛使心迹也空了,少了几分喧哗,多了几分静幽;似乎没有了情感上的悲喜,喜喜悲悲,悲悲喜喜,都在这秋风秋雨里了,再也分不清了。





苦难


作者|李木南

原创作品

谁告诉你这是错的 那对的又在哪里 我们徬徨,无助,恐惧,挣扎,呐喊 遭人无数白眼 却还要屈辱的活着 谁又能听到我们的呼唤 我们想要什么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 什么时候我们的精神才能超脱 我在狭小的房间里 外面有树荫和鸟鸣 学会感恩这美好的清晨 感恩我们都还活着 请保持你高傲的自尊 除了它我们什么也没有

本文作者李朝辉,作品署名李木南或李慕南。陕西丹凤棣花人,自幼酷爱绘画,写作。



陕西丹凤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danfengluntan微信号


丹凤最大综合性资讯平台

原创优秀作品,将推送至今日头条—家在丹凤

联系QQ:2755318016

投稿邮箱:275531801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