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的思索

秋水心理2018-05-15 14:00:12



点击上面的“秋水心理即可关注我们


口吃和强迫等症的深度思考

各位老师,各位朋友,很高兴能在南京“心林其境心理文化实践基地”与大家见面。

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秋水理论,顺便谈谈口吃、恐惧和强迫等症治疗一些看法。

现在国内外口吃研究者都在探索口吃的机理,都在苦苦寻找矫正口吃的有效途径。各种方法也层出不穷,口吃者也在四处打听口吃的良方。尤其是在口吃群里,大家都在寻找,都在等待新的方法出现,但这样的方法始终没有出现。包括我讲课时,也有很多人在翘首等待,听听是不是有好的方法出现。

我先讲讲自己曾经作为一名严重口吃、社恐、强迫等症患者,我是怎样走出来的,如何变成现在这样子。

我的康复不是一个奇迹,而是必然。我很小的时候就患有严重的口吃,四乡八邻都知道啊,我连喊老师、妈妈、大哥、姐姐都喊不出来。说不出来话,就在哪里一直摇头吐舌头。这样的症状一直伴随着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

在大学读书时,我一直就在寻找方法,曾经看到过一种方法,说古希腊一个叫德摩斯梯尼的演讲家,他就是通过练口才,口含小石头练习说话矫正口吃。这样的方法我也用过,练到自己口吐鲜血都没有效果。我也曾购买过口吃矫正器,练了也没有半点效果。不管它什么方法,只要当时我能找到的,我都用过。一直四处寻求良方,寻找民间偏方,也曾到处拜师学“艺”,结果一次一次上当受骗,一次一次悲观失望。

当我参加工作四年后,感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不仅因口吃,更多源于恐惧、强迫和对未来的焦虑。

1988年,在家庭非常困难的时候,我把家里一些值钱的家产变卖后去了上海,找到当时口吃界的泰山北斗张景晖老师。张景晖是中国第一个开班治疗口吃的。经过21天的治疗(实际上自己在那里只呆了16天),我的口吃和强迫症、恐怖症、焦虑症、抑郁症的问题,全都被老师的妙语点化,顿时感觉压在心里十多年的石头消失了,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快慰。

作为心理咨询师一定要了解来访者(尤其是神经质类症者)的问题:一种感觉是有块石头堵在他们心里,另外就是,他们在生理上常常会出现心慌意乱和胸闷气堵的现象。

为什么会胸闷气堵?当你恐惧时,就会导致相应的生理现象。

例如某个余光强迫者,来到教室里就开始心神意乱,他担心自己用余光看人,他就开始紧张。因为他有预感,还没发生余光之前,只要接触到熟悉的地点、人物,马上就会有余光的预感。

笔者认为,神经质类症的形成和发展符合植物生长规律,也包括“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播种”五个环节。

强迫症患者一旦来到曾经发生过强迫症的场景(时间、地点、人物、环境等)就会唤醒他的记忆,接着就会产生强迫预感和恐惧感。

口吃患者也是这样。每次来到特定的场合,我发现自己就会紧张,预测出自己肯定会口吃。我的发音器官顿时就会朝着口吃的方向发展,紧接着我的声带闭锁、胸闷气堵、舌头打滚、口腔痉挛、嘴巴僵硬得无法闭合。

这种现象,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进行解释。人在恐惧的时候,整个躯体和肌肉就会收缩。比如晚上走路的时候,突然间有个人从你身后敲你一下,你不可能懒洋洋地说:“谁呀”,你的躯体肯定会急剧地收缩反应。收缩是有机体面临恐惧时的本能反应,也是机体能量高度聚集和释放的一种状态。收缩的目的是防御或使有机体处于应激状态。

口吃患者,只要身临其境,喉咙肌肉就开始收缩,包括呼吸气管也会收缩。气管就像一根打点滴的软管,一旦被卡死,药水就不会滴下来。说话也是一样,一旦呼吸气管收缩,口径就会变小,胸腔里面的废气排不出去,外边的氧气进不来,就会导致闭气,就会出现胸闷气堵。

所有患有心理创伤的人,到了身临其境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心理和生理反应。

当年我也经常遭遇这种生理反应,导致我有嘴说不了话。我的口吃、强迫和焦虑症状常常出现周期性的反应。这个星期我发现我说话都没问题,感觉口吃好了。但好景不长,没过几天发现自己心慌意乱,胸闷气堵,舌头、嘴巴不听使唤,根本说不出来。

强迫症者也是一样,比如说像余光恐惧症的人,开始发现这段时间还好,突然间他就不行了,眼睛情不自禁的就斜视某个地方,根本控制不了。

这种波动反应就叫周期性反应。

周期性现象貌似无缘无故,其实不然。万物有其果必有其因。

周期性现象的幕后操手,就是所患疾病的条件反射。因为条件反射会唤醒你的记忆。比如这个星期我说话好好的,当我走到街上碰到一个老同学,他问我:我怎么现在听你讲话不口吃了呀?我记得你以前说话口吃挺严重的,怎么突然好了?听到这话,我立即“哦.哦.哦”地结结巴巴。

为什么刚才同学还说我好好的,现在又结巴了呢?其实就是老同学和这句“你的口吃怎么好了?”一下子唤醒了我过去的记忆。

每个人都有潜意识,我们把潜意识比作鸡蛋的蛋黄,表意识比作蛋白。口吃或强迫症的记忆,平时都潜伏在潜意识里。就像冬眠的蛇,平时没反应,到了春暖花开,气温变暖,就开始蠢蠢欲动。也就是说潜伏的种子,如果不动它,它会在那里很安静。如果有人动下它,比如我听到那个老同学提到“你的口吃怎么好了”这句话,就让我触景生情,唤醒我那沉睡的口吃记忆。

蛇醒来后,就会咬你一口,这就是条件反射。

有个大学教授诉说:“我自认为自己的口吃减轻了许多,甚至说好了,因为我有十年多都没有发生过口吃,也没有因口吃被人嘲笑过”。

他说自己原来有口吃,后来从一个大学来到另一个大学,变了个环境,就不口吃,新同事也不知道他有口吃的历史,他因此把口吃隐藏了起来。

所谓触景生情,就是指遇到熟悉的环境,就会流露某种情感。

熟悉的环境(也就是曾经发生过口吃的情境)是诱发口吃的条件刺激。

他乡遇到老乡,两眼泪汪汪。身在他乡,家乡的情怀(或乡情的种子)没有人触发它,故而安安静静。但遇到同乡,马上就会想起家乡的事,让你的情感就像流水一样的哗哗流。

其实教授是因为换了环境,或者说他没有想口吃这个事,口吃记忆或口吃种子没有人触及它,自个儿静静的呆着,就像一条蛇,进入了冬眠。

终于有一天,它醒来了。有个同学在他讲课时交头接耳,教授没听到那个人说什么,但从其窃窃私语的神情来看,马上想到那个同学可能在谈论他的口吃。也许此人是我的故人?

口吃患者对于周围的环境总是非常敏感,因为他架设了接收有关口吃信号的“天线”。种子的使命是繁衍后代,为此种子就会吸收自然界一切有利于它成长的营养,也就是说,种子会接受与它有关联的信号——条件刺激。

在这里,这个信号就是那个同学的交头接耳,教授马上想到以前别人笑他口吃也是这样交头接耳的神情。这一下子唤醒他的记忆。然后他就掩饰并暗示自己:千万不要结巴呀,否则现了原型啊。

就如潜伏敌营的地下党员,最害怕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认识他的叛徒。所以见到熟人交头接耳,就会联想到有人要告发他,要揭发他,所以就会紧张,然后就会想着如何趋利避害。

教授就是这样,当他的口吃记忆被唤醒后,就会很紧张,口吃就来了。

所以我说教授的口吃根本就没好。他不解地说:为什么我好了十年?我说:你没有好!你十年的口吃负性情感一直被你压制到潜意识里面了,变成了沉睡的种子。

事实上,口吃没那么轻而易举地痊愈。就像英国乔治六世,身患口吃,依靠语言矫正师传授的一些发音技巧和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实现言语的假性流畅。其实,乔治六世的口吃一辈子都没治愈。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的口吃其实也没有好。

为什么很多口吃患者也会不治自愈了?因为他们的注意力被生活的琐事所牵挂,而无暇关注口吃,口吃的种子和记忆则静静地躺在潜意识深处无人问津。

其实,所谓不治自愈者也不是完全好了。因为说话不口吃并不代表口吃真的就好了。正如前面说的那位教授十年多都不口吃,但也没好。

种子迟早会复发的,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到了七老八十甚至一百岁,即使复发也就无所谓。

问题是你的复发可能不会太迟。口吃和强迫症的治疗就像火山一样,火山下面有能量,口吃或强迫症的种子也有能量,你要让自己的口吃、恐惧、焦虑、抑郁或强迫症完全康复,就必须把它潜伏的能量全部释放掉。就像火山,如果它是活的,你就要把它变成死火山,死的火山就没事了。所以口吃和强迫症治疗没那么简单。

口吃和其他心理问题一样,也分“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播种”五个层面,口吃种子埋在潜意识的土壤里,只要遇到适当的环境、温度就会破土发芽,就会产生口吃预感。

就像那个教授,他潜伏了十年,别人都没有发现他有口吃,最终还是被发现了。就像一个特务,潜伏了多年没有发现他,最后还是被抓,是一样的道理。

因此,口吃患者,最害怕的不是陌生的环境,而是熟悉的人和熟悉的地方。

很多人告诉我说:“老师,可我害怕陌生的环境”。

我说:其实你更害怕熟悉的环境。

“对.对.对!就是那熟悉的环境,就是那些提醒我口吃的人,老是很关心我的人,让我最害怕。”

正常人何尝也不是如此。考生的学习成绩的好坏,最害怕的并不是老师和同学,而是那些关心他的父母和亲人。

我在网上经常和朋友们聊天,别人也经常招呼我:秋水老师,你好!

我在回复时,会经常打出两个微笑的字“呵呵”或符号。

但有些患者就说:老师,你为什么要嘲笑呀?

“我没笑你呀?”我连忙解释。

“你不笑?为什么要打个微笑的字(或符号)?而且还笑的那么灿烂?分明就是嘲笑我嘛。”

我明白了,所谓的“呵呵”,这个微笑的文字或表情,和嘲笑有关联,构成口吃患者的条件刺激。因为嘲笑的表情与发生口吃、丢人现眼有关联。别人的嘲笑,会让他们感到愤怒。

那种微笑的表情,包括所有与发生口吃的事有过关联的因素,都可能变成口吃患者的条件刺激。在巴普洛夫的条件发射里,小狗听到“当当当当”的铃声,你就给块肉过去,小狗就会流口水,重复这个过程,铃声和肉就会建立暂时的神经联系。以后你只要响铃,无需给肉,小狗也会自动的流口水。

由铃声想到肉,这是心理反射;见到肉流口水,是生理反射,跑过去吃肉,乃行为反射。

所有的条件反射都分三步:第一步是心理过程。条件反射就是让两个毫无关系的无条件刺激和无关刺激,多次结合,从而产生联想,这种联想就是心理过程。

紧接着就是第二步生理反射。心理反应会马上伴随相应的生理反应,如小狗流口水。

之后就是第三步,即行为反射。流口水后,小狗就会跑过来,求你给块肉。它会在那摇头摆尾,这叫行为反应。

口吃也是如此。聊天文字“呵呵”,为什么会触发对方的激烈的情绪反应呢?因为“呵呵”和铃声扮演的角色一样。以前发生口吃时总是有人嘲笑,也就是说,口吃和嘲笑常常有过结合。因此只要别人露出笑的表情,就会马上想到你在嘲笑他,所以才生气。

条件反射会泛化,就如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比如我害怕我学校里的张校长。因为张校长和我的名利有关。因为我害怕名利受损,而张校长掌管我的名利,所以我见到张校长就会产生条件性恐惧。张校长便是引起我恐惧的条件刺激。凡是跟张校长有关的东西,如他的儿子和老婆等都可能成为我的恐惧信号。

当我看到张校长的夫人马上就会想到张校长,当我看到张夫人牵着一小狗,我也害怕。还有张校长的油光发亮的发型,或者在街上看到这种相似的发型,以及与他长相相似的人都会让我感到害怕。因为那都是联想,都是泛化了的信号。这就是神奇的条件反射。

再补充一下,关于条件反射的信号系统。

2013年,我在国际上首先创立了第三信号系统的学说。巴普洛夫的反射信号只有两类(第一和第二类),我提出了第三信号的构想。

前面我提到的“呵呵”两个字,可以说是一种表情,或者说是一种文字。动物是看不懂的。动物只能看懂五感信号,也就是耳朵听到的,鼻子嗅到的,眼睛看到的,舌头尝到的,身体触摸到的五种感觉刺激,这种信号对人和动物都有效。我们称之为第一类信号。

如果你用语言文字作为信号,对动物是不起作用的,我们把这种信号称为第二信号。如上面的“呵呵”。

我把第三信号理论用在强迫症的治疗上,是一个突破。也是秋水理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之前学术界还没有人提出来。

第三信号是什么?比如说,我这次一路来到南京,看到山丘上有很多坟墓,就想到自己一百年以后,也会躺在哪里,顿时会产生毛骨悚然的恐惧感。看到坟墓,产生一种想法,这种想法让我害怕。表面上是坟墓让我害怕,实际上是“我可能趟进坟墓里”这一想法让我害怕。因为以前我也经常见到坟墓,但我都不害怕。

我害怕的不是什么鬼,而是害怕自己今后也会躺在这里。年轻的小伙,你不会想这个吧?

想法是主观的,它不是第一信号。想法不是语言文字,所以也不是第二信号。我把这个引起我害怕反应的“想法”,称为第三信号。

为什么我害怕这个想法,这跟死亡有关,因为我害怕死。就如一个女人,抱着小孩站在阳台上,突然间萌发一种想法:我会把孩子摔下去吗?这个想法让她害怕!因为她怕自己真的会摔死自己的孩子。

有个来访者说:“我站在公司的写字楼顶上,有种想跳下去的感觉,我生怕自己跳下去了,这种想法让我毛骨悚然。”

失眠症者突然想起“今晚我会失眠吗?”这种想法一出现,就会让他感到害怕,因为这种害怕紧接着就是失眠。

当强迫症者产生“今天我会检查房门”这个想法时就感到害怕。因为这个念头一出现,紧接着就发生检查门窗的强迫行为。

第三信号的提出可以让强迫症和口吃症问题(包括所有的神经质类症)得到完美的解释。

我们还是回到口吃话题。有些口吃患者只要接触特定的场景,就会产生口吃预感。

比如说,口吃患者要跟老板打电话。以前他打电话曾发生过口吃。所以再打电话,尤其跟老板打电话,就会想到自己可能又会发生口吃而害怕。这个怕,其实就是预感,怕再次发生口吃。

预感是人的自我保护功能。每个心疾者都有预感。

2004年印尼发生海啸,死了几十万人,当时科学家到海滩上去察看,发现尸体绝大部分都是人的,几乎找不到动物的。科学家得出的结论是:动物靠的是对灾害的预感,而人却丧失了预感。

大自然有个定律:用则进,不用则退。古猿人用指甲攀岩、挖东西,所以坚硬锋利。现代人无需用指甲攀岩,无需用尾巴掌握奔跑方向,也无需用它吊在树枝上。

为什么印尼大海啸这么大的自然灾害,人却没有预感呢?

预感是需要学习的本领。预感能让人预见可能有利或不利的东西出现,从而让人趋利避害。动物和人类就是靠这个来保护自己。所以预感多好呀!

比如说天气预报。以前没有科学的天气预报,人靠生活经验来预测天气。

谚语说:春寒致雨,春暖致晴。这就是古人预测天气变化的手段之一。患关节炎的人只要关节痛就知道要变天。

人就是靠预感来调解自己的行为。如果没有预感,可能就寸步难行,甚至命都难保。比如,你走在街上,连呼啸疾驰而来的汽车都没有预感,而不去躲闪,那就太危险。

现代人的预感功能逐渐削弱了。因为待之而起的是依靠现代科技的预测手段,而不用自己去学习。比如天气预报。

尽管科技日新月异,但目前科学家对极端灾害的预测还没有完全掌握。所以现代人对地震、山洪暴发和海啸还无法做出准确的预测。而许多动物都有这个本领。因为动物都是靠这个本领安身立命的。

动物的异常反应往往是发生自然灾害的前兆,所以动物被誉为人类观测自然灾害的哨兵。

人类本来可以凭借自身的学习能力和观察动物的异常变化活动来预测自然灾害。但人类越来越自以为是,唯我独尊,远离自然,捕杀野生动物,破坏地球生态环境,自毁安身立命之路。

预感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保护你,也会伤害你。

就像乌鸦在叫,你就想把乌鸦打死,其实乌鸦叫是给人类预报凶信。要发地震了,要爆发山洪了,这不是凶信么?遇到凶信,人就会讨厌,就会自作聪明地打压。

口吃患者和失眠症者遇到预感来了之后,不是顺从,而是压制。

就像黄河的水,汹涌澎湃,告诉人类它要涨大水了。黄河不会说话,却用它的语言——咆哮,来通知下游的人们赶快躲到山顶上去,做好自我保护。但是有的人却很愚蠢,不去逃命,凭着一股蛮力妄图堵截它,不让黄河往下流。

中国5000多年前的鲧(大禹的父亲),领命治理黄河水患。因为急功近利,他去堵截黄河。本来黄河开始只有一点点能量,经他一堵,河水越堵越高,导致水的势能越来越大。

水往下流是自然力量,你去堵它是人为力量。人力怎能堵住天力呢!这不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吗?

违背天道,必遭天谴。凡是破坏自然的人,必遭大自然的无情的惩罚。所以古人告诫: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

预感来后,口吃(包括 社恐、自闭、强迫、焦虑、失眠等症)患者不是用预感这把宝剑来砍伤敌人,而用来自残,自己把自己砍伤。

君不见暴风雨之前,老天总会以“响雷、闪电、刮风”等方式向人们示警吗?这些都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大自然对众生多么仁慈啊!

如果有人耳朵聋了,老天就闪电让人的眼睛看见;如果眼睛瞎了,老天就打雷让人听见;如果又聋又瞎,它就刮风。狂风一刮,告诉人要下雨了。

这些预感就是通知你,把外边晒的衣服收进去。如果你不听,反而对老天发怒说:你不能下雨,不能闪电,我刚刚晒的衣服就让我收回去,老天你不公平啊!我要你把大雨收回去!

荒唐!幼稚!一个闪电给劈了。杯具啊。

人要懂得知难而退,懂得趋利避害。既然老天告诉你要下雨,你就应该审时度势、见机行事,最要紧的就是保护自己,最大限度的自我保护,这就是预感告诉你的秘密和它存在的意义。

如果人类不懂得珍惜预感,就会把预感这把刀砍向自己,自取灭亡。

当我害怕时,我却暗示自己说“我不能害怕”;当我有“我想洗手”的想法时,我却暗示自己“我不能想,不能洗啊”。

为什么不能洗呀,因为我知道后果是什么。

强迫洗手的人,最怕的就是洗手。因为手洗得皮开肉绽了。所以预感来了,他就会竭力抵制它,想叫停它。结果呢?适得其反!

有个漂亮女人,有强迫洗澡问题,她洗完澡,舒服一阵后,不久又去洗,一天几个小时泡在浴缸里,导致皮肤像豆腐渣一样脱落。一个原本漂亮的女人,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后来他老公把他强行送到戒毒所,像戒毒一样,没办法了。

强迫洗澡、强迫洗手、强迫检查关门,很多很多,出现预感之后,患者考虑的就是后果。想到后果,就想防患于未然。于是就会消除这个不良想法。但它会听你吗?

比如,我在街上碰到一个美女,长得很性感,我就想走到暗处把她强奸。这种想法一出现,我就害怕。这仅仅只是心动,但我预测到心动就会行动!行动就是强奸啊。强奸可是犯罪,可要坐牢的啊。

想到这,我就害怕,我当然不能让它实施!而这一切我认为都是因为预感引起,因为起心动念。为了防范未然,我要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我是一个讲道德、懂法律的人,我是一个为人师表、德高望重的人,我怎么会有这种禽兽般的邪念?

我怒责自己,打压这种想法:“你不能有这种想法,你怎么为人师表,你的道德观到哪去了……”

想法就像黄河的水,越压越大,想法本来只有一点能量,但它就像黄河的水,越压越大。人能堵得过天道么?

到了堵不住的那时候,就会发生崩溃,愤怒的河水就会一泻千里,给人带来灭顶之灾!这种灾难叫做强迫性结果。

口吃患者也是这样。每次发生口吃,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的,而是他最害怕的结果。正因如此,他从一开始就极力阻止口吃的发生,但结果却眼睁睁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滑向了口吃的“死亡线”。这是多么伤心无奈的事啊。

预感到自己将要发生口吃和丢人现眼,人的本能就是逃避。但跑一步,退三步;越挣扎,越后退;越后退,越接近“死亡线”。正如陷入了沼泽,越挣扎,陷得越深。用的力越大,越往下沉。

也像黄河,你越堵水位越高,越堵水的压力越大,随时都可能崩溃。

为什么你要拼命堵它?因为你怕它泛滥带来灾难。

大家不妨看看问题在哪里?

错,不在黄河涛涛;错,不在黄河水位变高;错,不在黄河崩溃。

错,不该从正面去堵截它。这样堵,必然导致黄河崩溃,洪水泛滥。

强迫症也不能从正面去堵它,否则必然导致强迫行为的发生。

被堵住的黄河,就如强迫意念或想法被你压制,必然引起它的激烈反抗。这就是强迫与反强迫。

我们该怎样做呢?古说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首先要允许黄河波涛汹涌。因为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是天道。既然是天道,就要服从,那就任其自流吧。

如果恐惧来了,如果我见到美女就想强奸的念头出现了,我要学会默默接受它。因为看一个人好坏,并不是看他心里想什么,而是看他在做什么。

女人说:你嘴里老是说心里有我爱我,可你给我做过什么?你给我买过一件衣服么?

爱一个人要落实到行动上,而不是挂在嘴边。所以古人说: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好人。

任何人都有不良的想法,都会有各种杂念。黄河东流,是天道,人类一定要顺从。水往低处流也是自然规律。但如果不好好管理,黄河就会乱流,就会给两岸百姓带来灾难。所以,顺天道的同时,更要行人道。

也就是说,顺其自流,却不能放任自流。为了保护黄河流域的居民、工厂、农田和庄稼,我们要采取方法,如在沿岸修筑大堤。

这就是道法自然的诠释。

秋水理论就是这样。首先一定要有道,然后才用方法。方法建立在道的基础上。道可以解释为道理,自然规律,也可以解释为道路。

人在黑暗中行走为什么会恐惧呀?因为看不见。黑暗,所以迷茫,故而摸索,而不敢大跨步前进。

佛学八正道的第一道就是正见。即打开人的法眼。有了正见,才能看清问题真相。

一天到晚讲大道理有什么用。要打开来访者的法眼,要让他睁开眼睛,让他真真切切的看到自己前面的道路。

“老师,我的眼睛是睁开的啊!”

你睁开眼却戴着个墨镜,有用么?你的眼前还是一片迷茫。

繁忙的南京路虽然拥挤不堪,但只要你的眼前明亮,就可以穿梭来往,像蛇一样迂回行进。你走的“蛇形”线路或方法,事先可以预测么?只有审时度势,也就是说,方法要根据实际路况随机应变。

只有根据实际路况才能决定采用那种方法。因此,道路决定方法。这就是道法自然的另一种诠释。这就是秋水理论。

你还没走路,就计划着用什么方法走,这不是瞎折腾吗?

口吃、恐惧、焦虑或强迫症的治疗也是如此。

治疗的方法很多,但都不治本。就像条条道路通罗马,最好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从这里直接飞到罗马。

人活不过百年。你却花几十年到罗马,花几十年治强迫,值么?你一定要找到这个最好的方法——道法自然、浑然天成的方法。

如果违背天道,自以为是的企图堵死黄河,实在愚不可及!

如果强迫行为发生了,就如黄河崩溃了,这个不该发生的结果(强迫行为)发生了,你会怎样?自责、伤心、难过,耿耿于怀,过后纠结。

可是你知道吗?一旦发生了不好的结果,越去回味、模拟、演练,结果越糟糕。

比如:今天上午我又一次发生可怕的余光了:我用斜视了旁边的女同学。之前她骂过我,说我老用眼睛斜她,骂我色狼。所以今天一上课,我就担心自己又会去斜视她,因为我怕大家误以为我是色狼!

我决不许自己再犯同样的错误!不许看她,不要看她,坚持!控制!不要!不要!不要啊!

我的眼睛还是不争气地,直勾勾地看着女同学敏感的部位。这就是杯具的余光恐惧症或强迫症。

老师,你要相信,我不是色狼啊!

对!你是个道德君子,你太有道德感了!你就是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点不道德的想法,才导致你见到女同学就会努力的抗拒它(千万不要斜视她呀),就因为你的道德感,才把自己推入了痛苦的深渊。

这就是强迫发生的本质。你说这个过程是他愿意的么?是他允许的么?是他放纵的么?当然不是!而是在他面前眼睁睁却毫无办法地看到它发生,就像陷入沼泽拼命挣扎,结果还是被牢牢的陷入。

强迫症患者从开始到结尾,都在犯同样的错误——就是堵。一开始他堵自己的不良想法,遭到反抗后,仍然去堵,而且拼命地去堵。到后来,崩溃了,发生了可怕的结果,他还要去堵。

就如余光强迫者,每次发生不该发生的结果后,他总是不断地反思自责,不断去回味当时的情景,怪自己下手不够狠,毅力不够坚强,后悔自己不争气地去斜视女同学,模拟想象着“如果当时我这样坐,这样控制自己的目光,就不会发生余光……”想象别人会怎么看待他,预测自己的未来会怎样黯淡无光。就这样总结教训或经验,自我纠缠,闭门造车地模拟演练……

这无疑会加重强迫问题,并再一次形成新的强迫阴影和记忆,让你的强迫症久治不愈。这就是秋水理论。

【后记】

受篇幅限制,笔者将在后续文章中谈谈国内外心理治疗一些主流方法的利弊。敬请关注秋水心理公众号和知乎文章。



袁运录(笔名恨若秋水)

1964年出生,秋水理论创始人。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会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

研究方向:口吃、社恐、强迫等神经症.

代表著作:《口吃原理与康复》(江西教育出版社).

正在撰写《情绪管理学》、《创伤心理学》

余干秋水理论心理文化研究中心


电话:0793-3396206
QQ:317535779
微信:kongxi372
  官网:http://www.zgkczj.com/
邮箱:317535779@qq.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