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集】痛失爱女!

青稞时代2018-05-15 16:52:18


前言:

 

这位个案来找我的目的是很明确的,是因为女儿在四岁的时候突然间夭折了,而这个事件让她一直无法走出来。为了面对这个事件个案也是鼓足了勇气,克服了30几年来不敢一个人出门,不敢一个人睡觉的恐惧,独自一人跨过省、拎着行李、坐飞机、转车、打的来到我的工作室这里。

 

所以,个案的求助目的很明确而伤害性事件也足够巨大,而同时改变的欲望也足够强烈。所以,这是一个准备好了的个案!

 

当然,以下的内容分享因为涉及到个案隐私,所以大部分沟通内容都加以隐去,只截取了女儿夭折的一些场景和片段分享给大家,愿有类似经历的朋友能从中得到宽慰与启发。

 

个案陈述:1、在女儿去世之后曾经接受过电话心理咨询半个月左右时间,无明显改善后;2、经常看一些心理学书籍,试图自己从中找出解脱之道;3、曾介绍朋友来我这里接受心理咨询,后因其朋友咨询后效果不错,故鼓起勇气前来接受心理治疗。

 

第一天治疗实录(主体部分为个案的自述原话):

 

那一天晚上的事情,我都会想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很没有安全感,晚上都不敢睡觉

 

(大女儿)去世以后,灵灵每一次生病,我们都很紧张。(注:灵灵是大女儿夭折后生的第二个孩子)

 

我很害怕,(她)像林菲然一样死掉!

 

(当个案叙述到这里时,已经有明显的情绪、体觉反应,就直接引导她进入女儿的去世的那个场景中,去具体经历这个过程,但只能是轻轻的引导个案滑进那片剧痛的领域,不可以勉强与太过用力,紧紧贴个案的意识状态即可,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伤口,所以千万千万要小心守候个案的心灵状态。)

 

(林菲然)她在我身上晕过去了,她晕了。(已有惊恐的情绪,适度释放)

 

我感觉很不好,我好害怕,她不是睡着了。(害怕的情绪,适度释放)

 

她随时都会死掉。(这个惊恐一直深植于个案心灵,所以大量释放)

 

我感觉到她要离开我了,我不要她走。(同上)

 

我不要你走!(从这句话开始,个案整个人已经完全的被吸附到事件当中去了,如同事件正在眼前发生一般;恐惧、害怕、慌张的情绪已经较为明显了)

 

原理说明:女儿去世这件事,对个案而言是其无法摆脱的心理伤害事件。这几年来只要一提及,个案的情绪就会无法自控。

 

所以,导致了此后的日子里,所有人都有意识的回避和这个事件有关的所有话题!但伤害性能量却是在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看起来会被淡化、冷漠了,但实际上只会是隐藏的更深,或者以其他的方式呈现出来。

 

但这个伤害性事件始终是存在的,所以当个案只要叙述到和女儿去世有关的话语时,其心理焦点就会无法自制的被吸附到那个伤痛之中,而过去的场景、情绪、体觉、感受也会再一次栩栩如生的在意识层面上复演出来。

 

作为个体,人总是会本能的回避这些伤痛,而作为心理事件却也因为这个回避赋予了它更大的负荷;

 

所以,心理师的工作其实就是让她更加完整的重新面对这个创伤性事件之中,使之如同事件正在发生一般不断的经历它,直至个案的意识最终能自由的穿梭其中,而这就是很大程度上的疗愈了。

 

我好舍不得你。(稍微释放)

 

她随时会死掉。(同上)

 

人已经走了,她好孤单,好可怜!(同上)

 

我也很孤独,很可怜!(注意:个案的情绪体验开始转到自己身上了)

 

(这个孤独、可怜的创伤同时锁住了个案记忆深处自己本有的孤独、可怜;女儿夭折而形成的这个孤独、可怜的印痕,之所以挥之不去并且如此黏着而成为她意识的焦点,就是因为锁在了过往的心灵印痕上了)

 

我每天都哭,后来妈妈请了一个保姆来照顾我!但保姆一点都不喜欢我。

 

几个月的时候,把我掉火坑里,我好疼!(身体、情绪反应较大,释放)

 

我感觉好无助,我想要妈妈陪我!(稍微释放)

 

火烧到了我,我好疼,好疼!(着重释放,此处个案有明显的体觉反应,可直接释放此处的伤痕记忆)

 

我掉到水里了!(此处个案自动的由掉入火坑事件,跳跃到掉入鱼塘事件,也照样跟随着下去)

 

那是在妈妈的工厂,是一个冬天,那里有鱼塘,我穿着棉袄掉了进去的,

 

我好冷!(剧烈的体觉反应)

 

我一直看着蝴蝶……(此处简略的展开掉入鱼塘的事件是如何发生的,此时个案自动进入自己小时候的事件当中,所以跟随着其意识的焦点顺手清理这里的心理负荷)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好冷!(释放)

 

我要死,水淹没我的头,妈妈你在哪里!(释放)

 

妈妈你快来救我,我好无助,他们都不爱我(释放)

 

那是幼儿园,我刚刚会走路,都没有人带我。

 

我觉得,就像林菲然一样。

 

我们都一样好可怜,很孤独!(可怜、孤独的感觉是个案的心理背景,也是林菲然夭折事件之所以如此难以自愈的一个心理背景。)

 

林菲然,太平间,她一个人躺在床上

 

就像我掉进水里一样好冷,她的身上好冷!(释放)

 

(女儿去世躺在太平间的画面,本身就具有足够大的创伤性能量,足以让个案无法直视了,同时加上自己小时候掉进火坑、水塘的事件,小时候的伤害性事件中也具备了好可怜、很孤独、很冷、很无助的这些伤害性体验,所以类似的创伤性体验就会互相锁扣在一起,互相吸取并互相给予能量,形成伤害性的痛苦记忆链!因此更让个案的无意识心灵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伤痛在拉扯着自己,让自己的意识怎么碰触都是疼痛难忍,同时又找不到具体的路径去释怀,而这就是依靠个案自己的理性去面对的创伤性事件的困难之处了!)

 

我被救起来后,我全身也好冷!(释放)

 

我想要妈妈抱,她居然没有带我去医院!(释放)

 

我那么害怕,她都不带我去医院!(释放)

 

我觉得,她对我不负责,我觉得好孤独(释放)

 

我不要一个人,我不要从小就一个人。(释放)

 

(以上这些内容都属于印痕性内容,要反复清理)

 

那个时候我好小,保姆抱着我,我以为哭了,妈妈就会来抱我。

 

我觉得好无助,我不想要她抱我,我不想和妈妈睡觉。

(到这里为止,个案意识中浮现出来的,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件,也就是说是某个层面的客观事实。)

 

妈妈要我听她的话,我很难过,妈妈没有看我!

 

②妈妈为什么不看我呢,我感觉她好冷,她不爱我!     妈妈在看着外婆,外婆也不看她!

 

(从这里开始,个案内在的事件画面切换为意像画面,也就是“作为个案的女儿渴求妈妈的爱,但妈妈不看她,妈妈的眼神却看着外婆,而外婆也不看她……”这是明显的意象,而且是家族序列的意象!

 

所以这里要特别警觉了。以下内容为意像沟通法,所以请务必注意,不要当成印痕性事件来处理了!

 

意像沟通法,常用于自由联想、家族系统排列、沙盘、催眠、梦境、前世、灵魂等方面内容的操作,因其内容主要以意像的方式来呈现,其中浓缩了巨大的心理能量,而且正因为不是以心理现实为依据所以沟通方法不能是大量的释放。)

 

③外婆在看着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死了。     她在看着地上的儿子,直直的躺在地上。

④他的眼里有怨气,我不知道他在怨什么。     他好恨我外婆,他使劲瞪着我外婆。

⑤你为什么不善待我,你为什么不好好对我。    我这么听话,你为什么不好好对我。

 

⑥死去的小舅一直盯着我外婆,外婆没动。      她还是看着死去的儿子,她好内疚好伤心

 

⑦她伸手去摸他的脸,他还是没有动,她的孩子好恨她,我恨你。

 

(以上①~⑦的意象呈现出来的就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序位的关系图谱了,所以也说明了,林菲然的夭折是家族系统能量运行到这里的结果。

 

PS:海灵格的家族系统排列学说,虽然至今为止无法被学院派心理学所证明与接受,但在实际个案治疗中却往往有奇效!

 

而这个个案第二天的疗愈内容即为专门处理这一家族系统内的能量失衡,因为其处理手法涉及专业知识,为避免被盲目模仿,所以这个部分的疗愈内容就不展开说明了。)

 

你的错,为什么要我来担。

这不公平,我不想死。(这是这个家族系统能量失衡的结点)

 

他低下了头,外婆也低下了头,他们面对面的都低下了头。

 

他眼睛里好恨,他不甘心,他不想死。

他手抓的好紧,他觉得好绝望,他哭了。

他本来不该死的,为什么他死掉了呢?

 

(在意像沟通中,重点内容是在于把意像背后的症结解开,也就是说如果里面有恩怨情仇,重点是在于把里面的因因果果理清楚、对话、化解完毕即可。)

 

……

 

(后来,在个案的意识中,开始自动浮现出小舅舅如何夭折的场景了。当然,现实中个案是不可能知道小舅舅是如何去世的,小舅舅去世时个案自己都还不曾出生,但这并不妨碍个案在意像中看到这一切。)

 

此处省略个案具体意像沟通的内容……

 

……他死了,但是他不甘心,他不想死。

 

(操作说明:作为心理师的我们是不需要去在意,是否真的存在过这么一回事,或者个案所看到的这些内容在多大程度上为真,这些都是不需要去在意的。

 

心理治疗师只需要关注的是,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使意像中的冲突得到释放与解决,而不再对个案的心理产生伤害性的能量。

 

因为个案的潜意识心灵就是以家族序列方式来表达它的内容,那么我们就按照家族序列的方式去释放与解决,心理师的疑惑与意见保留给自己即可。)

 

我看到太平间里的林菲然也躺着不动。

 

不管我怎么叫她都不回应我,她身上好冷,我想抱她,我把她抱起来,她还是不动,

 

……

 

 

第一天下午沟通实录:

 

(个案叙述了丈夫家族中存在四例非正常死亡现象,其中早夭的有三个,几乎是每一代人中都有一个。所以,个案也一直觉得这个家族不大正常,却说不出所以然来。

 

同时也讲述了,林菲然的死亡给他们夫妻两带来的毁灭性打击,以至于对现在的这个女儿灵灵,两个人都无法理性对待,老公总是害怕小女儿也会有隐性遗传,也会像林菲然那样无法保住。甚至从个案怀孕开始,她们都带着强烈的这种情绪体验在整个怀孕的过程中。

 

所以,下午的沟通就直接从林菲然夭折的这个事件开始沟通起,再次仔细的还原这个事件过程,这整个事件到处都是印痕,需要花时间细细的清理。几乎每一场景都是重大印痕,所以,以下内容就不再标注释放了,主要以个案自述内容为主!)

 

 

那是在外婆家,傍晚六点多,外婆生日。

 

“妈妈我想吐”林菲然突然跑过来跟我说道。

 

她的脸有一点苍白,她吐着,她晕过去了。

 

我好害怕,她的脸好苍白,我好害怕。

 

我怕她会死,我不想要她死,她一直昏迷。

 

我怎么叫她,她都不起来,林菲然,你别吓我,我感觉她要死了,你快起来呀!

 

灵灵在睡觉,我好害怕,灵灵没有死,我不想让她和林菲然一样,

 

(送到急诊室的时候,急诊医生看了一眼说林菲然是睡着了)

 

他怎么那么不负责任,明明是晕倒,怎么是睡着了

 

(于是医生赶紧让她抱着小孩去急救室)

 

她当时已经很重了,我抱不动,你为什么连小孩也抱不动。(个案内心的自责)

 

我不停的给老师电话(要问老师孩子今天在幼儿园里面吃了什么),我好着急,我趴在门上,心忐忑不安

 

我好害怕,那个会停掉,我好害怕,他们不停的给她做心脏复苏,医生看起来好紧张

 

医生看起来好紧张,我趴在门口,什么也看不见

 

我好担心,在路上,她随时都可能会死

 

我不要她死,我觉得好无助,我觉得医生也救不了她

任何人都救不了她,他(老公)也好紧张!

 

我不知道可以求谁,谁可以救我的林菲然!

医生也救不了她,“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医生的话)

 

你们别放弃她,我求你们了,“我们会竭尽一切全力抢救她”(医生的话)

 

医生也好心疼我,医生眼睛里都有眼泪

 

医生也好紧张,老公好害怕,他好害怕

他在求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他也在看着我,他好心疼,他觉得我也好可怜

然后摸着我的脸,帮我擦眼泪,我们都好害怕

 

他抱着我,摸着我的头发,我觉得我们两个好可怜,他知道我也好疼,好紧张

 

我们抱在了一起!

 

我不敢签(医生下发病危通知书,需要家属签字)。

 

我想医生离我远一点,我不想看见他,我不想听他说话。

 

他每一次说的都是不好的,他好心疼,他的眼里也有泪。

 

因为他们的心疼,让我感觉林菲然没救了。

 

一定要转,在这里完全没希望,(从急救室转到手术室)

 

(林菲然)全身插满了东西,她的脸色好苍白,她没有生气

 

我害怕看她睡觉(指现在小女儿灵灵一睡着她就会非常的害怕)

 

所有的人都在跑,走廊好黑,我好害怕,我好怕黑(从急救室转手术室的过程)。

我一直在哭,我好害怕

 

没有妈妈陪,我怕黑,保姆抱着我,她一直都在骂我(画面跳跃到小时候)

她还打我,我觉得好委屈,为什么妈妈不陪我。

好无助,我不要跟保姆在一起,她对我不好。

她讨厌我,她不喜欢小孩,她不想带我,她想要走。

 

她觉得我好烦。

 

大家都在跑,大家都好紧张,我也好紧张,我怕她在路上会死掉

 

我不想跑,我不想去,我怕过去医生会对我说,她会死。

我不想听

 

她好无助,她也舍不得离开我,她也好心疼,她看见我哭,她好心疼。

 

医生推走了,我只看了一眼,我想抱抱她,我想陪着她,医生把我推开了,我都没有看清楚。

 

我在外面担心了这么久,我都没有看清楚,就推走了。

他们在前面跑,我们在后面跑,走廊好黑。

 

好害怕,我好害怕!

 

我当是到了抢救室就会有救的,就会活过来!

他们一进去,门就关起来,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等

医生们也好紧张,我好怕门打开。

 

他们不停的进进出出,门还是开了。

“她随时可能会死掉,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看着我的眼睛,他也好心疼,他也觉得我好可怜

 

他也很无能为力,他们也没有办法救林菲然

医生低下了头,他都不敢看我的眼睛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我只能求你了”。

“你们别放弃她”,“我们不会放弃的”。

 

但是林菲然放弃了我,我不能接受,她死了!

 

人已经没有了。

 

她站在那里,她好孤独,看着我

她也不想离开我,她想靠近我,但是没有办法。

 

她站在那里看着我,我一直在哭,

她转身,然后她就走了,她就走了

 

她好舍不得,她回头看我一眼,她也舍不得走。

 

有个人在拉着她,林菲然在回头看我,她站住了,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我,她看着我哭,我好舍不得她,我不想要她走,那人就把她带走了。

 

我还在急救室门口(应为手术室门口),我好伤心,我不管怎么哭都没有用。

我晕倒了,在地上,地上好冷,我不想起来

我想要陪着她,但是一下就醒了,自己醒的。

 

大家都好伤心,大家都在哭,我想把她遗体捐给十字会,十字会不接受,她们说她太小了

 

我觉得失去孩子好惨,我想让她帮助别的孩子。

 

太平间好冷,好害怕,我抱着她的头跟她说话

 

她身上好冷,她都没有反应,她死了,怎么叫也都叫不起来了。

 

我怎么叫她都听不见,我跟她说话,她也不回答我

 

“林菲然,你起来,我们回家吧”我要带她回家。

 

她死了,她不能起来了,摸她的脸,我好舍不得她

 

舍不得也没有用,做什么都没有用

我做什么都没用,我好恨,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孩子

 

我好无助,我不管求谁都没有用

 

她要走了。(从这里开始个案看见林菲然的“灵魂状态”了。)

 

又有人在拉着她,全身黑衣,大人

 

“你不要走啊”你不要把她带走

 

你不要带走我的孩子,那个人回头,她没有表情

很冷漠的看着我,一直看,她好高,头带布包着头

 

皮肤有点黑,样子有点凶,剪着毛毛头,手好大。

 

她紧紧的牵着林菲然的手,她回头望了我一眼,她一直望着我,她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孩子,她也好难过,但是她还是牵着林菲然的手,她还是要把她带走。

 

不管我怎么求,她还是把林菲然带走

她没有说话,她眼里也很悲伤,她也不愿意,她也只是情不得已,她也很伤心。

 

她带走我的孩子,她也很伤心,她把我的林菲然都带走了,但她一直很伤心的看着我

 

她想要走,她觉得她该走了。因为有人在叫她。

 

前面有人在叫她,让她过去,她就一步一步过去了。是个女的,有点像那个穿黑衣服的女的。在向她招手,林菲然一步步的往前走,我在后面怎么叫她也听不到。

 

那女人在对她笑,好慈爱的对她笑,像妈妈一样,她想要抱林菲然。一直向她走,走到她面前,那女人抱走她,她很想她,她要和她在一起。林菲然很平静的在她身边,我怎么叫她也不理我,她愿意待在她身边,然后就有光,看不见,看不清了。她们走了。

 

(下午的近4个小时的沟通清理,几乎就是一直贴着个案的情绪在走,整个过程,我几乎没有下什么特别的指令,就只是大量的释放就可以了。

 

这个部分是整个10个多小时沟通清理的重点之所在了,也因为太重要了反而没有什么特别要点评的,就是以上内容,几乎每一句话都是重大的印痕性指令,都会深深的控制着个案的心灵并影响现在的生活!)

 

 

第二天沟通实录(略):

 

第二天又进行了一天的沟通,主要用于化解个案心灵深处以及家族系统里面的一些错位,最后也是终于顺利的完成了整个家族在这个能量上的序位重整,同时也叮嘱个案要尊重家族的序位能量并交代了回家的作业。

 

为了避免技术被乱学乱用,所以这个部分就不多做交代了。

 

 

后续:个案回馈

 

(以下内容是个案在回家之后发给我们的回馈,供大家参考)

 

  青稞时代。我关注了近两年,却一直不敢付出行动。其中的原因,我内心很明白,我怕痛。我害怕再次面对我会接受不了,会崩溃。对,崩溃!就是林菲然死后,我的生活状态。每天都生活在害怕与惶恐不安中。我害怕晚上,天一黑就让我想起她死去的那个夜晚。她晕倒在我的怀里,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抢救。急救室门外等待过程中,我强烈感受到要失去她。我现在也清楚的明白,当时的感觉不是担心,就是感觉她要离开了。这也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原因,我居然可以感觉到她要离开。

 

我最爱的孩子啊!她几乎就是我的命,在我完全没有心里准备时,要永远离开我。不管我怎么努力的想挽回,她都感受不到,让我陷入了深深地绝望。

 

    沟通中,我回顾那晚的情景时,即使我做过心里咨询,我内心深处浓浓的悲伤也几乎把我毁灭。我在理智层面上接受了她死的时候,内心却是有太多的不甘心和浓浓的不舍。这种不舍和悲伤充斥着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想起或是与她有关事件,我就难过得不能自己。每天以泪流满面,一吃东西就想吐,整夜整夜的失眠。周围所有的人都小心翼翼地看护我,怕我一时想不开会随林菲然而去。等待尸检结果是我这辈子最受折磨的阶段,每天睁眼闭眼都在想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接受不了!

 

    在火葬场火化时,一个小女孩坐在我旁边,我内心真的要崩溃了。巨大的悲痛完全超出我的承受范围。我的孩子,我最爱的孩子,我拿生命去爱的孩子,她本该享受父母爱时,匆匆地离开了我,那么匆忙,匆忙得我们甚至连告别都没有机会说。

 

    怀着灵灵时,我吃药打针,由于血管太细,每天打针破坏了血管,两个护士按着我都打不进去。我很想告诉她们,你们不用按着我,再疼我都不会动的。慢慢的开始有人对我说,保胎的孩子不一定好,林菲然的事会影响下面的孩子。每天我都咬牙坚持,但心底的恐惧越来越大。我开始念祈祷文,我一边念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你很恐惧。对!我很恐惧,我害怕未知,所以我尽量把一切事情安排好以免临时受到巨大冲击。

 

我开始看轮回的书,家排的书。婆婆让我信佛,朋友让我灵修。我内心如镜,如果我的恐惧和悲伤得不到释放,如果我的家排系统回不到正常轨迹,我就像戴了紧箍咒,只有一提起,悲伤就能把我淹没。我跟灵灵的爱也是有隔阂的,虽然我每天都说我很爱她,但我跟她却没有真正的亲密感。她对我的爱是讨好的,很害怕我不要她。每次都要紧紧地抱着我,或是哭闹来讨得我对她的爱。她不会表达,但可以感受到我给她的母爱是被阻隔的,有着浓浓的愧疚和深深恐惧。每次她一睡着,我就抑制不住的害怕,害怕她像林菲然一样离我而去。

 

家排系统里,我因为接受不了林菲然的,我始终是对着她,而灵灵站在我身后在渴望我的爱。林菲然死了,这是事实,不管她去了哪里,愿意追随谁而去都是她的选择,即使我有深深地不舍也要尊重她的选择。

 

沟通后的我坐在返程车上时,内心还有些忐忑不安,经过这次的沟通,我对灵灵的爱真的会跟从前不同吗?从前的我,虽然会想她,但内心会有想回避她的念头,因为她会让我想起林菲然。在我开门见到她的那一刻,她高兴的抱住,一再用亲吻表示她对我的爱和思念时,我体验到了——幸福。对!没错满满的幸福和满足,这是我这几年从未体会到惊喜。我能感受到她的爱了,意味着我能从内心接受她,看到她,并且爱她了。我终于能把她跟林菲然区分开来,我可以大胆地去爱她了,因为她的小女儿,不是林菲然。灵灵会有她自己的人生,也有权力享受完整的父爱母爱。谢谢一敏老师对我的巨大帮助,林菲然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即使这个功课对于我来说很难,但我会告诉每个问我的人。我的第一个孩子是林菲然,第二个孩子是灵灵,我都深深地爱着她们。现在的我好安心,家庭成员回到了该有的位置上,也化解了怨恨,现在的我感觉是安全的,灵灵也是安全的,我们是安全的。

  

第二次回馈:

 

灵灵昨天上语言课,老师正生动的讲述《三个猫头鹰》的故事,当讲到一觉起来妈妈不见了,秀秀姐姐说,妈妈一定会回来的。比比妹妹伤心的哭了时。灵灵就开始默默地掉眼泪。  当讲到猫头鹰宝宝在外面等,等了好久妈妈也没有回来时,顿时伤心得嚎啕大哭。

 

我深深地感受到她内心的恐惧,即使我从来没有突然从她面前消失,但长久以来,我给她的爱是有阻隔的,即使我编很多爱她的歌来向她表达我对她的爱。但这种表达并不是出于真心,原来的我害怕付出,害怕她会想林菲然一样离我而去,我害怕受到同样的伤害。

  

我的每天不停的跟孩子证实我是爱她的,但因为我的爱是有保留的。所以孩子也感受不到我真正的爱,一直处于随时失去母爱的惶恐中。每次一讲到找不到妈妈的话题,就伤心得痛哭。

 

   今早起床,看到那本书告诉我,那是老师送的。我跟她说"妈妈今天要上班。"

   "我不会哭!"她既开心又自然的把昨天老师说的话讲述出来。虽然分别时我们彼此还是会有不舍,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我们只有不舍,没有恐惧。

 

一敏  2016/10/16

 

青稞时代送书活动继续进行中转发此案例至朋友圈,并截图,发送至后台,即赠送一敏老师自我疗愈实录的书,一本,疑问请咨询丽丽(微信:yinlilybo

 

青稞时代更多经典原创文章&案例,请参考以下目录索引

青稞时代使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预约心理咨询或者了解督导小组

请联系助理丽丽

电话:0757—22116846   18674008676

微信: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