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电台】你是羌笛我是杨柳

执手天涯网2018-05-19 02:32:00


执手电台

            来自执手天涯









你是羌笛我是杨柳

                              作者  红山飞雪  朗诵  清荷


   你是羌笛,我是杨柳
  羌笛声声,是谁在大漠深处,将那支羌笛,悠悠吹奏了几千年?我在你苍凉的叹息中,默默地等待,何时才能站立成春天的风景?
  风从山外吹来,掠过奔跑的马背,吹散了你如夜的长发,穿过你深邃的笛孔。你的笛声悲鸣,吹落了天山雪花如飞,散落茫茫戈壁一夜青霜。
  每次听到你的笛声,我总是静静的痴想:何时,我在你的笛声中,你在我的眸光里,美丽地相逢。一地春光柳色,一路鸟语花香。
  你总是如此的固执,一支羌笛,漫天朔风,悠悠地吹奏了几千年。吹裂了多少悲伤的音符,苍老了多少青青鬓发。可就是无法唤回春风,让燕子流连,让那寒冷之地芳草青青。
  裹挟着唐代的塞外横风,万里征尘;呼唤着宋朝的一江烟雨,漫天飞絮,你不停地悲鸣。你吹瘦了一轮边关明月,吹乱了边关将士的征衣,将青青鬓发吹得如霜似雪。在漫长的回望中,你,长衫如飞,像一面被寒风撕扯的旗帜,面容憔悴,清泪飘零。


  我总是痴痴地站立在你的笛音里,遥遥地守望,默默地怀想。想你抚笛时的那让人心痛的忧伤,想你叹息时那让人流泪的凄凉,想你在月光下无言独立,想你在大漠的朔风中孓然而行的背影……我站立在你的笛音里,让岁月沧桑,让心事成殇。在千年的时光里,站立成一地苍凉。
  你的笛声悠悠。牵绊了多少人的王侯梦想。“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热血男儿匹马如飞,西北望,射天狼。心里想的是“若个书生万户侯”。这边塞大漠,是英雄健儿纵马驰骋的沙场,也是消磨壮志豪情的伤心地。纵有豪情万丈,也走不出那悠悠的笛声。“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悠悠羌笛声中,黯然神伤的又岂止是依依杨柳?

       你的笛声总是悠悠,又令多少人魂牵梦绕。在悠悠的笛声中,王昌龄来了,“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把浓浓的情意洒落在万里关山中;“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那豪迈之情,让悠悠羌笛不再悲凉。在悠悠的羌笛声中,王维走来了。高擎一杯浊酒,在那“阳关三叠”中,为这遥远的塞外写就了一曲绝唱。让这荒凉之地从此不再寂寞,让那些准备远赴塞外的人更进酒一杯,不再凄凉四顾,怀着决绝的心情走进这边塞之地。还是你啊,不朽的王维。为那些视塞外为禁地的人描绘了如此壮美的图画“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名句不朽,你的名字亦不朽。那声声羌笛也因你而悠悠,悠悠。


   因为这悠悠的羌笛,吹奏出了一派豪迈的诗风。也因为这豪迈悲凉的边塞诗,让这千里塞外更加神奇和神秘。“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瑰丽豪放;“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的怅然若失;“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的苍郁悲凉。无不是那些伟大的诗人们的倾情之作,无不让这个塞外特有的羌笛千百年来笛声不绝,悠悠在唐诗宋词中,苍凉在我们的心扉里。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是春风不度吗?你的笛声,早已吹彻了我千年的心扉。无论你是否埋怨,无论你是否愿意,我都以灼灼的目光注视着你,注视着你那被朔风撩动的长发;我都用一颗宁静的心聆听着你,聆听你那缕缕不绝的笛音;都以一种虔诚的姿态等待着你,等待你的笛音里吹奏出明媚的春光。正如一首诗所写的那样:


       你在塞上
  将一支羌笛吹响
  如雪的花朵纷纷坠落
  吹瘦了我的心事
  在你忧伤的笛音中
  我在等待
  等待塞外一场春暖花开
  ……
  你是羌笛,我是杨柳。你的笛声是我永恒的灵魂,我的身影是你一生的情人。你和我,携手站立在千年的时光里,站立成了一首不朽的诗。

 
编者按
作者以厚重老道的文笔,以苍凉悲壮的豪情,在诗意里穿梭,拈重若轻,游刃有余。文章开篇就以一种大气磅礴的文笔引出主题:羌笛、杨柳,由此抚古追昔,联想到唐诗宋词里描写的塞外之地的荒凉,以及征战塞外的几位诗人及诗意,以及将士白发征夫泪。全文结构紧凑,风格沉郁苍凉,沉稳大气,发人深思。(编辑:马骋)
清荷

清荷  女,河南南阳人,喜欢播音,喜欢音乐,喜欢文学,愿意用自己   的声音为大家带去清新愉悦。


本文荐稿:天之月牙     本文制作: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