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农

背影2018-06-07 02:08:36

机场路南段附近有片藕田,养藕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多次路过那里,常常看见他们在齐膝深的水田里弓着身躯劳作。印象中他们从不请人代劳,即便是在寒冬腊月,也是自己穿上厚厚的防水服,在冰天雪地里采挖。第一次拍到他俩在藕田干活的时候正值暮春三月,俩人笑容灿烂。今天,天空阴沉,触目萧然,下地的只有丈夫一人,神情却也如天空一般凝重。

不远处的另一块藕田,两位来自江西鄱阳湖的年轻农民正装了满满一平板的莲藕,肩负绳索,身体努力前倾。租种一亩地的代价是1200元/年,外加500元左右的化肥,算下来每亩地一年可挣2000元。今年俩人共租种80亩地,收成尚可,但不知何故,当地人明年不再续租给他们。问他们为何不在家乡种藕,答曰土质不佳。不一会儿,一位妇人骑着电瓶车来到田边,跟水田里的男人交代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内容大概是关于晚饭的事。电瓶车踏板上迎风立着一个小男孩,两手紧紧抓住车把,脸冻得通红。

隔壁的藕田里只有一位老者孑然一人采挖,泥渍满身满脸,在残荷包围的淤泥里前行。身后的水田里朝天漂浮着刚出世的新鲜莲藕,还包裹着泥浆。

最寒冷的冬季是莲藕品质最佳的季节,采挖也最为幸苦。下水前如果不喝点白酒御寒,恐难抵御沁骨的寒气。深藏在淤泥里的藕没有固定的生长方向,每一条都必须用双手完完整整地挖出来,而这个过程必须极其小心,绝对不能出现“藕断丝连”的状况。

杨万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境里,无论如何难以联想起藕农的艰辛。白玉般的莲藕,这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美味,从五月播种的那一天起,到淤泥中挖出洗净、端到餐席、最后夹进我们口中品尝,其间要经历藕农多少的辛劳。


残荷(下图)

暮春三月时分的采藕夫妇(下图)

今天,天空阴沉,触目萧然,下地的只有丈夫一人,神情却也如天空一般凝重。(下图)

一位老者孑然一人采挖,泥渍满身满脸(下图)

来自江西鄱阳湖的年轻农民正装了满满一平板的莲藕,肩负绳索,身体努力前倾。(下图)

一位妇人骑着电瓶车来到田边,跟水田里的男人交代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电瓶车踏板上迎风立着一个小男孩,两手紧紧抓住车把,脸冻得通红。(下图)